做中美贸易纠纷的消防员

——访反倾销专家李国刚先生

        李国刚先生曾经在中国商务部从事多年反倾销工作,是中国知名的反倾销专家,现担任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White & Case LLP)的高级贸易顾问,在伟凯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工作期间,也多次代表美国公司到中国应诉反倾销调查,以及帮助中国公司到美国应诉反倾销调查。今天我们的演播室很荣幸请到了李国刚先生,就当前中美贸易问题以及李国刚先生本身的经历做专访。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好,这里是盟专访节目,我是孙殿涛。大家知道,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强国,中美两国之间最近频频发生倾销和反倾销案例,作为普通观众对此只是略知皮毛,很有幸,前几天我认识了一位中国反倾销方面的专家,他以前是中国商务部的官员,叫李国刚,今天我们和他聊聊有关反倾销和他本人的故事。李国刚先生好,请您和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李国刚:大家好,孙老师好,我叫李国刚,是从事反倾销调查和应诉工作,曾经在中国原外经贸部条约法律司、财务司,以及商务部进出口公平贸易局和贸易救济调查局工作,从事了15年的中国反倾销工作,现在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工作,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聊聊反倾销的话题。

        :为什么中美之间有如此多的反倾销案件发生呢?

        :这和两国之间的贸易量有关系,中国过去并不是美国反倾销调查的主要对象,过去是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随着中国加入WTO之后,外贸管理体制发生了变化,配额和许可证退出了历史舞台,出口资格也无需审批了。出口的活力爆发出来了,加上我国产品具有质优价廉的特点,具有劳动力的优势,出口增加了其他国家产业的压力。

        :出口的增加也导致了鱼龙混杂,对美国等市场造成了冲击。

        :最典型的产品是纺织品,过去担心中国纺织品的冲击,美国每年给中国被动配额,放开后,对美国的冲击非常大,现在基本上很难见到美国像样的纺织品企业了。但是这种发展也牺牲了一定环境。

        :中国产品低价到美国合理吗?

        :这是比较优势,WTO允许自由贸易,但是需要公平贸易,以被子的价格为例,如果在中国卖10美元,在美国也卖10美元,这是公平的,但是如果在美国卖的价格低于10美元,这就不公平了,被称为不公平贸易,也通常说的“倾销”。

        主:我查了一下,倾销概念指的是出口价格低于在出口国内正常贸易过程的价格,并对进口国造成了损害,被称为倾销。也就是说,中国产品的出口价格只要不低于在中国的价格就不是倾销。

        李:通常是这样的。但是对于中国,还有另外的故事,我们在2001年加入WTO时,在议定书中有个15条,在2016年12月16日之前中国可以被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可以用其他国家的价格来替代中国国内是价格,原因是,认定中国的生产要素都是由政府控制的,提供了某种程度的补贴。通常理解,15条应该在2016年毕业了,但是没有,现在美国和欧盟可以使用替代国来计算中国的国内销售价格。

        主:如何看待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您觉得中国政府影响了市场定价吗?

        李:这要分产品和行业,在江浙、广东一带,民营企业并没有受到政府的影响和支持,但是地方政府为了体现对本地产业的支持,总是公开出台一些规划等文件,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支持,美国政府不了解背后的故事,认为只要存在这样的支持文件,就是政府的影响;有些行业,如一些支柱性的行业,政府的确是提供了一些优惠贷款和土地优惠等。

        主:我发现反倾销大多发生在化工、铝行业等,这是什么原因呢?

        :和反倾销制度设计有关,无论是WTO反倾销规则还是美国等国家的法律,只有满足了行业的代表性才可以提起反倾销申请,并且要聘请专业的律师来准备申请材料,因此,小的分散性企业以及个体都没有能力组织,并且支付高达几百万的律师来提请诉讼。

        主:您现在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商务部的官员,客观地讲,您觉得中国的产品是否存在倾销?美国的反倾销是不是有道理?

        李:是的,像纺织品行业,美国基本上都消失了。但是替代国的做法不太合理,增加了出口企业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见性。

        主:中国出口互相压价比较普遍。

        李:确实是。和韩国日本企业不同,中国企业之间的竞争往往有相互拆台的,在2011年大蒜案子里,企业就向美国商务部写信举报竞争对手实地核查作假的事;最近的光伏保障措施的美国申请企业背后都有中国人的影子。

        :您为什么称自己为中美贸易纠纷的消防员?

        :因为我现在需要做的主要工作就是解决中美企业的贸易纠纷,包括帮助美国企业到中国去应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也帮助中国的企业到美国来应对反倾销调查,主要是运用自己的知识和对规则的理解和经验处理这类的贸易摩擦,有点像消防员去救火。

        主:反倾销调查的结果会抬高产品的价格,是不是只是对于生产厂家有利?

        :是的,在经济学上很难去量化反倾销措施到底是否有利,在保护上游企业的同时,会损害下游产业和消费者的利益,尤其是反倾销的产品大多数是化工钢铁等基础原材料,提高价格后会增加下游的成本支出,会传导给消费者。所以,在加拿大等国家设定了公共利益的条款,要综合考虑上下游的利益。在中国,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有机硅案,2008年左右国内只有1-2件企业生产,反倾销后,企业赚钱了,国内的投资如雨后春笋一般,结果产能过剩,全部垮掉了。

        主:如何确定反倾销赢了,或者输了?

        :只要征税了,国内产业就赢了;但对于出口企业,要看征税的幅度,如果幅度在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仍然盈利,他可以对外说赢了。如早年的小龙虾案,征了100%的反倾销税,有企业认为赢了,因为可以继续出口。

        另外,国内的司法救济和WTO争端解决的救济也为输赢提供了渠道,如果企业对政府的反倾销裁决不满意,可以到进口国的法院寻求司法救济,在美国是设在纽约的国际贸易法院,有很多在国际贸易法院成成功救济的案例;还有就是由出口国起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需求救济。

        主:我很关心,您在商务部作了十几年的反倾销,突然离开这个令人尊重的位置,是不是有失落?

        :原来在商务部工作,主要职责包括反倾销调查、谈判,WTO谈判,FTA的谈判等,看起来是很风光的,我过去来DC都是在每年的11月份,来参加中美商贸联委会的措施和交流。有两个因素促使我离开,一是机关工作的一成不变,生活比较乏味,就像高速路开车一样,一个景色,很疲倦。而且也能够看见自己未来几十年退休是什么样子,没有挑战性。 我给自己定了时间表,完成了人生的阶段就要离开。第二个原因和大的环境有关,收入太低,国内的技术公务员的收入非常低,很清贫很累;八项规定的要求也非常高,有时候也影响到工作之余的交往,我也很不适应。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反倾销是个技术活,辞职到社会上后你可以养活自己和家庭,可以去律师事务所工作。

        主:因为您做了十几年的反倾销工作,让您在行业内很有名气,又被美国的律师事务所所看重,能够利用你的专长来发挥别人无法发挥的作用,比喻对中国的了解,对反倾销的了解。现在主要工作是什么?

        :因为我是中国反倾销制度的建立者之一,有些客户就因此找到我,我在伟凯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工作的时候,经常接受咨询,并且帮助一些企业到中国去应诉。

        主:您的离开对于中国政府而言是不是一个损失?

        :从培养人的角度看,的确是这样的,中国政府要想培养一个合格的、高水平的反倾销调查官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一要背景,二是要勤奋。我们也曾经问过美国商务部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培养一个合格的调查官,他的回答是聪明的人大概需要2年的时间,有些人一辈子也成为不了一个合格调查官。况且像我这高级别和水平的调查官是不好培养的,光是来美国留学获得法学学位的要求现在基本达不到了。

        主:可否理解为你现在帮助美国企业和中国政府打交道?

        :一半吧,我既帮助美国企业到中国来打官司,也帮助中国企业到美国来打官司。我所做的都是按照WTO的反倾销规则来做,这是大家都要遵守的,既然要遵守那么就可以帮助客户去做。

        主:您离开后对工作有什么想法呢?

        :目前我在伟凯华盛顿办公室做一些培训,将来要帮助更多的美国企业来中国应对调查,也要帮助中国的企业到美国来应诉反倾销调查,要帮助客户了解规则,帮助他们获得应对的利益;二是最近在写书和文章,要将我的经验和看法写出来,让更多人去了解反倾销,尤其是中国的反倾销制度,另外我也接受一些媒体采访,对热点的贸易问题提供一些看法和解答,做一个布道者。

        主:今天采访就到这里,感谢李国刚先生来到我们的演播室。中美之间彻底消除反倾销不太可能,但是希望两国对此都抱有平和的心态,扩大贸易,做更多的生意。再次谢谢李国刚先生。

        :谢谢主持人。

One thought on “做中美贸易纠纷的消防员

Leave a Comment

更多精彩资讯 请订阅我们的新闻周刊

欢迎订阅Facebook:美帝置业|玩转美利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