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凯恩:从越战英雄到政坛战士

        美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约翰凯恩(John Mccain)逝世,终年81岁。他在20177月确诊患有脑肿瘤。

        麦凯恩的家人发表声明,赞扬他做了一个榜样。多名共和民主两党的政客,也赞扬麦凯恩毕生对美国的贡献。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深切同情和哀悼。前总统奥巴马表示麦凯恩是勇敢的人。

        麦凯恩军事背景出身,越战时曾经被俘虏,他在美国被视为英雄。他重返美国之后从政, 他的政治手腕备受肯定,愿意在一些问题上作出妥协让步,不过他有自己原则,有时会与自己的党唱反调。

        2008年,他参选总统时被奥巴马击败,但无阻麦凯恩继续成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政客之一。

        这位共和党鹰派元老,主张奉行强势的外交,他希望美国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并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增兵,以及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他近年多次与台湾总统蔡英文见面,希望加强台湾的军事能力。

 

军事血脉

        1936年8月29日,麦凯恩在巴拿马运河区的科科索洛海军航空站出世。他的父亲、祖父都是海军上将,是美国史上第一对官拜四星上将的父子,一战、二战都有麦凯恩家族的参与。

        由于父亲经常被派到不同地方工作,麦凯恩小时候已过着不断搬家的日子,二战爆发期间,父亲服役,麦凯恩主要与母亲及姐弟生活。

麦科恩和父亲

        麦凯恩一共读过20多间学校。他曾经回忆说,小时候跟随父亲周游列国,但经常要与朋友道别,是他童年最悲惨的回忆,所以小时候,他不太会与朋友相处,经常制造麻烦,他亦十分喜欢拳击活动,在老师和同学间建立一个“硬汉”、“叛逆者”的形象。

        中学毕业后,他跟随父亲和祖父的脚步,入读美国海军学院。他说,这是无可避免的宿命,是父母强行安排的决定,而他誓要向家人证明,自己能够和家族其他海军先辈一样优秀。他在校内展示出领导才能,但却有蔑视权威的倾向,学业成绩上他是在底下的一群。

服役中的麦凯恩(右下)

        加入海军的头几年,麦凯恩承认自己好赌、好美色,“挥霍自己的健康和青春”,朋辈都称他有花花公子的形象,他的飞行员成绩未达标,没有被分配到战斗机的精英分队。

        起初,他并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机师,先后多次发生事故。1960年3月,他在飞行训练时经历坠机落海,死里逃生;翌年他在西班牙执行任务时,试过把飞机撞到电缆,造成当地停电。1965年,飞机发动机出现严重故障,他要弹出逃生。。

        麦凯恩这个姓氏,在海军特别引人注目,他慢慢从少尉、上尉升至少校,与此同时,他的父亲亦从少将升至四星海军上将。

        麦凯恩后来投身越战,1967年在一次执行轰炸任务其间,驾驶的战机被导弹击中堕海,麦凯恩身负重伤,他被人救起后,被送到河内的监狱——几年的战俘生涯大大改变了他的一生。

严刑逼供

        麦凯恩这个姓氏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负担。他被俘的消息,成为美国的大新闻。

        他在医院接受治疗期间,据称一直拒绝向北越提供情报,被严刑逼供,令他伤上加伤,被迫签字悔过,在录音中承认犯下战争罪行,一度寻求自杀。他形容那是他人生中最崩溃的一刻。

        直到北越发现他是海军高层的儿子,才停止这种酷刑。北越曾经表示愿意提前释放他,向外界展示良好形象,但麦凯恩拒绝,认为要释放其他战俘才到他。麦凯恩返国家,获尼克松总统接见。

        麦凯恩自称被严刑迫供的说法曾受到质疑,认为他是在政坛上争取支持的论述。一个有份盘问麦凯恩、流亡法国的北越上校裴信指,麦凯恩被俘后表现合作,他对越共军队作战勇敢表示赞扬,把战争责任归咎于美国国会。一些北越官员声称他并没有受到酷刑折磨。

        而报道越战期间柬埔寨秘密战争而获普利策奖的《纽约时报》前编辑悉尼·山伯格(Sydney Schanberg)认为麦凯恩有所隐瞒,他认为麦凯恩不仅没有受过刑,而且在被俘期间他主动同北越合作,参加了越南共产党的广播宣传。

        经过5年半,到1973年,麦凯恩获释,重返美国后成为媒体的焦点,他支持尼克松政府的越战政策,又在多处演讲,讲述自己的经历。

        战争中所带来的身体上的伤害,让他难以长期在前线工作,他退下来,担任美国海军在国会的联络官,协调国会、国防部之间的工作,亦因此从政的想法转趋强烈。

 

左一为麦凯恩

从政之路

        1981年,他正式退役并走进政坛,1982年当选亚利桑那州众议员,4年后成为参议员,之后从没间断,连任五次,成为党内元老级人马。

        政界对他的政治手腕予以肯定,形容他立场坚定下仍然懂得在关键时刻妥协。在多项议题上,他一般跟随共和党的立场,但有时仍会持反对意见,例如环保立场上,他倾向认同气候变化涉及人为因素,有时亦反对枪管、减税等共和党较支持的立场。

        在国会中,他主力负责外交、国防相关的工作。他有强硬的鹰派立场,支持伊拉克战争,要求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增兵,主张美国派地面部队到叙利亚,以及更大支援乌克兰对抗俄罗斯,也是以色列的忠实支持者。

        在朝鲜问题上,他曾表示如果朝鲜领导人金正恩采取侵略行动,代价将会是毁灭。

        近年他也是对中国多加批判的议员之一。去年5月,他以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身份到澳洲发表演说,他批评中国在国际上行为愈来愈像个“恶霸”,中国拒绝开放经济,窃取他人知识产权,又发表大量没有基础和国际法支持的领土声明,并持续在争议地区有军事活动,以贸易、投资等手段胁迫其他国家。

        2015年,蔡英文访美期间,与麦凯恩会面;2016年时,麦凯恩亦率领代表团访问台湾,与蔡英文会面。

        麦凯恩支持强化台湾的国防能力,并希望推动台湾有机会参与更多多边军事演习交流。

 

政治仕途的高峰

        自1999年起,麦凯恩便宣布自己有意代表共和党参选总统,他标榜自己是党内反建制的一员。

        对于外界而言,他的卖点是战争英雄,其军旅生涯中把他培养成有话直说的敢言政客。

        不过他多次争取失败,直至2008年,他以72岁之龄赢得共和党初选,可以角逐总统宝座,不过败于民主党的奥巴马。他因为选茶党的佩林(Sarah Palin)为竞选拍档而备受抨击。

        虽然奥巴马获胜,但意料之外,两人建立了一段深厚关系,奥巴马经常会在不同议题上寻求麦凯恩的意见——当然,两人经常持相反的意见。

        对于麦凯恩离世,奥巴马在社交媒体发悼念,表示两人虽然背景、意见不同,但也是共同为国家效力,赞扬他所表现的勇气。

        在2016年总统大选,麦凯恩原本支持特朗普,但之后曝出特朗普曾对女性有不道德的评论以及性侵指控,他放弃支持特朗普。他甚至曾经称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是“疯狂的人”。

        两人关系因为麦凯恩在越战被俘的背景进一步下挫。特朗普指,麦凯恩不是战争英雄。麦凯恩后来反击,说一些美国有钱人逃避越战兵役,被指是暗指特朗普。

        去年特朗普推动替代奥巴马医改的议案,麦凯恩也是投反对票,特朗普点名指麦凯恩令美国人失望。,麦凯恩试过为了投票,坐轮椅到国会,成为他生前最后的标记。

        也许正是因为他坚守原则,不愿盲目跟从党内的意见,令他无法踏上总统之路。

        “我愿意和共同希望带领国家向前的人合作,我会聆听他们用心的建议,希望解决美国的的问题。”麦凯恩说。

        麦凯恩的成就在两党也受到肯定。他政治的对手、前副总统拜登表示,麦凯恩虽然无法实现最大的政治野心,但他毕生以国家为优先,其对美国的影响不会终止,精神不会熄灭,他的一生证明了有些真相是永恒的,其所展示的个性、勇气与正直将长存下去。

更多精彩资讯 请订阅我们的新闻周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