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台湾“铁路地下化之父”董萍先生

董萍,1923年生,浙江鄞县人,陆军官校17期,陆军中将退役后,转任台湾铁路局长,并於任内完成第一期铁路地下化。在当年台北铁路陷於高架化、地下化两派之争时,董萍力主铁路地下化,而今获尊为“铁路地下化之父“。2019年10月,董萍逝於台北,享寿96岁,他代表一个时代的终结,但也留下他那个时代的风骨,让我们后世景仰与追随。

回溯董萍一生的那个年代,是什么样的年代呢?

那是一个宁死不屈的年代,“九.一八事变”、”八.一三凇沪会战”、”南京大屠杀”,自1922年始,中国人惨遭日寇长达14年的铁蹄屠戮,超过三千万的中国军民沦为战争冤魂。1940年,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17岁的董萍,怀抱满腔热血投笔从戎,行程四千多公里,从浙江金华到陕西西安,成为陆军官校第十七期学员,“我死则国生,我生则国死”,董萍准备为保卫中华民族,拼尽最后一滴血。当是时,像董萍这样从军的年轻人,以数十万计,为抵抗日寇军机、航舰、坦克大砲,他们在天空殒落;在江海浮尸;在长城古北口、山东台儿庄、湖南长沙、云南腾冲、缅甸密支那,尸填沟壑,血流成河,只见中国的领空、领海、领土之上,这些为图国家民族之存续的青年学子,无一之处不可死,此其间,就有年轻董萍的身影。

一身英气的青年才俊董萍先生在白宫前留影。

那是一个骨肉相残的年代,好不容易赢得对日艰苦抗战,同时废除了百年来列强加诸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孰知祸起萧墙,1946年至1949年间,因为国共两党的矛盾而爆发更为惨烈的内战,以至有百万计的中国人,倒在自己的枪口下。1949年春,情势急剧恶化,林彪、聂荣臻率中共东北、华北野战军迅雷不及掩耳地攻破天津,时任国民党军砲兵营长的董萍被俘,林彪军欲将董萍收编为共军,董萍不愿配合,后遭释放,董萍即刻赶到北平,觅得新婚二年的妻子水新梅与甫出世的长子继萍,历经艰辛,才得护送妻儿辗转撤到台湾。虽说至今仍无準确数据统计那一场内战中,倒下了多少骨肉同胞?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场令一整个世代妻离子散、天人永隔的内战,将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悲悽的一页。

董萍在美国维吉尼亚州“李斯堡陆军后勤大学”接受军事礼宾欢迎。

董萍担任中正理工学院(国防大学理工学院)校长时阅兵。

那是一个风雨生信心的年代,1949年金门古宁头大战、1958年八二三砲战、1973年全球能源危机、1979年中美断交,台湾在两任蒋总统的领导下,阻绝共军解放台湾的计划,挺过台湾在国际上孤立无援的危难,越挫越勇的台湾人民,充分展现历风雪而弥坚的韧性。1974年至1978年间,时任行政院长的蒋经国擘划十大建设,一个经济起飞的年代,於焉展开。1980年,为衔接“铁路电气化”之后的“铁路地下化”,已自中将军职转任台湾铁路局长的董萍,因经营台铁绩效卓著,并在孙运璿行政院长支持下,於1983年奉命改任台北市区地下铁路工程处长,全力规划自华山站起至万华站止包括台北車站在内,全长4.2里路线及車站全部地下化,台北近郊与地下化相关的铁路周边工程如松山站、南港站、南港货场、板桥客車场等设施一并改建,董萍戮力为公,日以继夜,因而博得“铁路地下化之父”的美名,而今完全地下化的台北车站三铁共构,每年转运达十亿人次以上,只见地下美食街人来熙往,城市交通却是畅行无阻,饮水思源,当数董萍厥功至伟。1990年,董萍奉命兼任高速铁路工程筹备处处长职务,任职期间,除继续执行铁路地下化工程外,同时完成高速铁路初步规划工作,为尔后高铁兴建,奠定扎实的基础,也为台湾的交通建设,开启崭新的一页。

在董萍退休二十年后的2013年,他获颁交通部第14届“金路奖”终身成就奖,当时的交通部长叶匡时盛讚董萍是交通工程界的巨人,并引用他的座右铭“为者常成、行者常至”,鼓励在交通界的每一个人要牢记,不做就不会成功,不走永远走不到。

现今美国政坛中,董继玲,曾任美国商务部副助理部长、也是现任“全美亚裔总商会”的会长,她追忆父亲董萍:“父亲从不把工作的情绪带回家,但父亲任事执著、全力以赴的精神,无形中也对孩子产生潜移默化的效果,成为心目中永远的典范!”

我和董萍先生有一段缘份。2013年我因为挺身捍卫司法公正,最后必须辞去总统府副秘书长,当时董先生对他的女儿董继玲说:“这位副秘书长有胆识,有风骨。”多年后,董继玲告诉了我,我深受鼓励。

当岁月替迈入暮年的世人洗净铅华,财富权势已非荣耀的象征,我们得以选择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与我们最爱的人分享,并以平静的心,守护专属我们的地久天长,海枯石烂。尤其如董萍般经历战争苦难的上一代人,他们更是用尽余生,殚精竭虑,要为国家铺陈一条真正的康庄大道,希望用下一代人的幸福,去弥补上一代人的苦难。

哲人虽远,为文缅怀,谢谢地下铁之父董萍先生!

(台湾《人间福报》专栏作家 罗智强)

 

纪念父亲董萍先生

作者:董继坤

 

我最敬爱的父亲两星期前回到天家了,虽然极为不舍,但是他的人生没有遗憾。於公,他在各个工作岗位上都尽忠职守,70岁退休后,就算过了20多年,昔日工作伙伴仍然尽可能每年帮他庆生,是许多人眼中的大家长。於私,让我们五个兄弟姊妹能够自由选择科系职业,追求自己兴趣,从不干涉。他在自传中说:愿上帝能赐福儿女,使都能正直上进,则我一生心愿已足,別无他求。

时间拉回七十多年前国共内战时期(民国36年, 西元1947 年)的上海,一位年仅18岁的苏州美专女学生在码头送她24岁国军军官情人上船,望着他逐渐消失在海平面上,她清楚知道他目的地是当时战事最激烈的东北,未来的命运如何,只能交给上帝。民国37年,他们一起到北平,於5月1日完成终身大事,之后军官就到北平300公里外的山海关抵御共军。10月时战事告急,部队退守天津,三个月后城破,军官下落不明,这位带着身孕的少妇只能在北平默默地等待不知是否还能归来的丈夫。当她生下婴儿时,孩子父亲仍然生死未卜。有邻居跟她说,儿子送给我,妳可以回上海开始新的人生,自然是被严词拒绝了。

我的母亲为什么在战乱中选择嫁给一位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的国军军官呢?她的勇气到底是哪里来的?是爱情的力量吗?可以确定的是,任何一个改变,都可能不会有现在的我。父亲城破被俘后唯一的想法就是让自己被共产党列为头痛份子,无法教化,得以不被收编。很幸运地,他成功了。三个月后被释放,不顾自己狼狈的样子一路赶到北平,找到母亲住址,向邻居报上姓名后他们高兴地大喊:董太太,你先生回来了。新婚夫妇分离半年,经历战火生死的劫难后终于重逢,双手相握,四目凝视,留着眼泪。之后他们从青岛搭船到台湾,一起度过未来的人生。

董萍伉俪(前排)与其杰出女儿董继玲及夫婿美国交通部助理部长杰龙夫妻合照于家中。

母亲在父亲走了之后,留着泪说,96岁还很年轻呀!几次还说想一起走。这次的眼泪有別於70年前的眼泪,代表人世间的永別。虽然父亲在情感方面的表达含蓄,但是永远尊重母亲。我出国之前,只要母亲在做家事,父亲必然会唤我帮忙。他生前说过,火化的骨灰要和母亲在一起,无论是放在母亲房中,撒入大海或在国军公墓,都以母亲意愿为主,父亲一生中最爱的那一位,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他们互相厮守了 72年,我们就是见证。他生前交代我们,离世后不要有公开仪式,家人参加即可。我们告別式以追思礼拜方式进行,由二姊主持,未请牧师,一切从简,符合父亲生前低调的形象,他唯一带走的,是孙女乐乐给爷爷最爱的巧克力糖,留下来的,是我们对他无尽的思念。父亲天国有知,应该会喜欢我们的安排吧!

董萍伉俪(左二、右一)、董继玲(左一)与加州州长威尔逊伉俪合影。

董萍(左一)与加州商务厅厅长(右一)及当时担任加州驻台代表董继玲亲切交谈。

父亲很喜欢一个故事:有个年轻人住在乡下,有天来了一位智者,年轻人问他如何可以见到一位真正的伟人?这位智者指向山头说, 真正的伟人长得就像这个山头。从那时开始,只要有名人经过他们村里,这位年轻人就会去看看他们是否像山头。其中有大将军,富商,大诗人,但他觉得每个都不像。就这样一年一年过去,村里的年轻人都跑到外地去了,只剩下他和村民一起奋斗,努力帮助需要的人。几十年过去,人也老了,他想也许这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真正的伟人。他走到山的附近仰望山头,这时有几个小孩玩耍跑到山旁,看见这位老先生,然后不约而同地说,您的容貌看起来好像那个山头呀!

我觉得这个故事清楚地表达他的人生观,那就是to do something(做些有益的事), 而非to be somebody (追求名位)或 to make money(追求财富),这样的态度让他的人生充实愉快,可以把挫折放在一旁。他最常问我的一个问题就是:最近的研究有没有突破呀?如果无法突破,要尝试其他路径。我所认识的父亲,有极强的使命感,面对挫折绝不灰心逃避,而是集合众人之力另外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一直抱持著这个理念活着,度过了精彩丰富的一生。

董萍伉俪(二排中间)全家福。

我春天种的菊花这几天开满了阳台的角落,这是第一次自己种的花足以插满花瓶,他们共同挑了一个时间盛开,和我们一起来送父亲一程。父亲虽然到了天国,但我们会一直以他为榜样,乐观地面对人生,好好照顾母亲,不让他担心,我知道父亲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