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立被神经病后还会被犯罪、被失踪……?

文章转载自 范学德 公众号

导读:任何一个文明的国家和社会中,出现袁立这样的人,都是民族的骄傲,国家的荣誉,社会的福址。因为它可以宣告,不错,像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一样,我们这里也有穷人,但我们这里更有照顾穷人的人。

今天早上看了戒王东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袁立的危险正在到来,她可能随时会被消失掉。”我一看觉得有点耸人听闻,好在自己是标题党的老党员了,没在意。不过就是一台综艺节目的问题,会把袁立怎么样,被失踪?被犯罪?被自杀?荒唐,怎么可能!

没想到傍晚看到了袁立发的一条消息:“嗯!他们又出文章,准备说我帐目,甚至牵涉到我的公益基金会了,好在我的基金会刚开张,没几毛钱,他们真的玩的又小,又下作!上帝怜悯他们,他们是人,他们不是虫,为什么要把自己活成虫(原文是图案——范注)的样子呢?”

这么快?

我怎么也不敢相信。

▼袁立:我要为弱势群体发声

其实,早在袁立做公益活动不久,就有人威胁说,如果手中有枪,我会立马杀了你。袁立也说:“如果有一天,我被抓起来了,你们记得给我送我爱吃的火锅啊。” 并且,就在这次被节目组精神病的拼凑的片段中,袁立还说了一句,被抓起来……。

 

而当袁立站起来讨还公道时,最早指责袁立的话就是说她 “满世界的找穷人。”

穷人,袁立背后的穷人,那些人口低端中的最低端——600万的尘肺病人,这就是一些人和力量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不愿意让社会知道中国人有这么一些最低端的人,他们仇恨帮助这些人的天使。

 

的确,在袁立投入到帮助这些尘肺病人之前,许多人并不知道尘肺病这种病,更不知道有这么多中国人得了这种病,病人总数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国家,并且,这些人大都是80后,三十来岁的人。更没有人会看到这些人这么凄惨地走向死亡,因着喘不上气来,他们经常跪着等死。

 

就这样,袁立和一群自愿者来了,下到他们去过的矿井,到他们家中访问,为老人洗脚,把孩子抱在怀中,扶着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尽量帮助他们不那么痛苦地死去。

 

袁立和她的伙伴们做的是德兰修女做的事情,她们是帮助这些穷人中的穷人有尊严地死去,这是人道的最后一步。这是一个文明社会应该为这些受苦人做的最起码的一步。

▼袁立:我要用余生为尘肺病人做贡献

 

任何一个文明的国家和社会中,出现袁立这样的人,都是民族的骄傲,国家的荣誉,社会的福址。因为它可以宣告,不错,像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一样,我们这里也有穷人,但我们这里更有照顾穷人的人。

 

记得当年德兰修女也要来照顾中国的穷人,但被拒绝了。

 

袁立没有被拒绝,因为她就是一个中国人,一个有爱心的中国女性。但是,她和她伙伴的行动会被视为“丑化”、“暴露阴暗面”,影响政绩,甚至是损害经济利益!

 

必欲除之而后快,是有这么一句老话吗?

 

你知道吗?袁立的呼求那么简单,就是让那些矿工和其他从事这类低端工作的人能带上一个口罩,这样他们就不至于死得那么早,在那么痛苦的挣扎中绝望地死去。

 

要知道,这些年来,那么多的煤老板和与他们勾结的官员们赚了多少钱啊!这岂止是血汗钱,这是一条条人命,年轻人的生命。

 

我说的太多了,还是听袁立自己怎么说吧:

 

“我还看到一张照片,叫开胸验肺。这个人需要把他的胸打开,然后证明:我的肺,黑了,然后才可以得到补偿。那个时候是2015年,我在想一个什么样的年代,为什么还有这样的人说需要有人打开我的胸,告诉你,我的肺是黑了,你要补偿我!……

他们是怎么死的,他们都是要跪在床上,因为他们如果这样平躺着,他们的肺没有办法呼吸,所以他们每天晚上是跪在床上。如果特别累了就跪一会儿,然后就靠在枕头上,这么慢慢睡一会儿,然后再跪一会儿。他们平躺着已经没有办法呼吸。

 

“所有的农民,没有抱怨,他告诉我这是他的命。”

……

“我们到他们的家里去,他们会做一桌好饭给我们吃,我们把一百块钱放在桌子上的时候他们一定不要,但是其实他们多么多么需要钱。他们会认为你看得起我,所以来我家吃饭。当我们要走的时候,他们的孩子一个箭步就会冲到桌子上把饭接着吃了,因为他们平时吃不到这个肉,他们只会吃一片肉两片肉,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会给我们炒一盘肉。虽然里面都是肥肉,但是,他们觉得这是很好的礼物。”

 

因为我发现很多小孩的妈妈离开这个村庄,再也不要他,当他一岁的时候他妈妈就离开了,等他五岁他妈妈再来村庄看他的时候,他妈妈已经在外面有了新的孩子新的家庭。

 

别人告诉他,这是你的妈妈,这个小孩平时会跟人家说,我为什么没有妈妈,但是当别人告诉他这是你的妈妈的时候,他只会在那流眼泪,傻傻地站着,一直流眼泪。他不知道怎么称呼她,他不知道怎么和这个女人相处。

 

我想,对于这个孩子来说,他从小已经有阴影了,而且这样的孩子不止一个,太多太多。当你去拉着他的手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只会流眼泪,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不懂说什么。。。。。

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不仅给他们钱,我还可以给他们很多很多的心理安慰。让他们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知道,有人爱他们,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坏人,也不仅仅有不好的煤矿老板,没有把每一个人的生命看得非常重的老板,但是也有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们可以去爱他们,我们可以去帮助他们。即使他们走了,就像任能平,我帮助换肺的那个人,他告诉我说,我如果死在手术台上,我也非常非常感激你,因为我死前得到过爱了。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因为从来没有人把他们当作人看过,他们告诉我他们在煤矿里的时候是不出窑洞的,他们喝的是炸了的石层的水,石头炸开以后不是有岩水吗,他们喝的是石头的水,喝的是尿水,喝的是粪水。没有人把他们当人看,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帮助他们,要告诉他们:NO,你们是人,我们是一样的人。

2017.12.15 凌晨

Please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