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报部门“关照”普京20年 成果为啥乏善可陈

“美国监听剧发酵,主角是美国的死敌普京”,德国全球新闻网日前称,英国媒体爆料,美国早在20年前就开始监听俄罗斯总统普京。这一消息立刻被俄新社、“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等主流俄罗斯媒体转载,并用普京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的话回应说,“不新鲜!”

英国《泰晤士报》18日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莫斯科站负责人帕尔默上世纪90年代递交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提及监听普京的情况,当时普京只是圣彼得堡副市长。多年来美国在俄罗斯的情报人员一直在搜集有关普京个人财富等方面的情报。报道称,尽管从克林顿时期开始,美国试图重新调整与俄罗斯的关系,监听内容未被高层重视,但美国情报人员20多年来从未放松对普京的监听。

“普京其实早已是主角”,德国《焦点》周刊称,一周前,美国国家安全局被曝光窃听与普京交往密切、已卸任多年的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监听的重要内容之一便是施罗德与普京的通讯。现在是否还在监听,仍是一个谜。俄新网称,美国对施罗德的监视活动至少保持到2006年之后,当年施罗德成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北溪”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监事会主席。俄罗斯卫星网19日报道称,对克里姆林宫来说,媒体爆出的有关美国情报部门监听他国领导人,以获得有关普京的情报的消息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普京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俄新网19日称,俄罗斯政治家彼奥特科夫斯基认为,美国监听普京,确实一点也不意外。美国对普京的兴趣远超其他国家领导人。美国对盟友都长期监听,怎么会避开普京?“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称,“9·11”事件后,美国的主要目标是反恐,降低了对俄罗斯兴趣。但现在,美国情报人员很难窃听到俄罗斯领导人的情报。虽然普京财产情况是重点窃听的内容,但美国一直未摸清具体情况。

窃听普京有多难?“马其顿在线”网站称,美国中情局和国家安全局基本无法监听普京。去年,俄罗斯开始在克里米亚的行动,而美国情报机构却发现,他们最为集中监听的频率——普京及其军事机构的数据却是空白一片。

彭博社称,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格斯曾坦率地承认,美国情报机构无法“侵入普京大脑”,部分原因在于普京朋友圈一直在收缩,内部圈子很小。“马其顿在线”称,普京的通讯习惯使他很难被外国间谍窃听。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不同,普京不爱发短信、不用手机、没有社交网页、每天从俄罗斯情报机构处获取新闻。

俄罗斯安全服务研究专家安德雷·索尔达托夫说,克里姆林宫花大量精力和资源,保护普京与外界的通话安全。2009年,美英情报机构曾试图在伦敦举行的G20峰会上监听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斯诺登向英国《卫报》提供的文件显示,美英窃听了电话,但无法对其进行解密。索尔达托夫说:“俄特工机构或许不是最伟大的,但保护少数几个人的数据,他们能应付得过来。”

“焦点新闻外的俄罗斯”网站称,事实上,冷战结束后,俄美相互间的“间谍游戏”从未停止。几十年来,美俄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互相揭发对方的间谍行为。今年年初,美国宣布在纽约破获俄罗斯间谍网;两年前,俄罗斯宣布抓获一名企图策反俄情报人员的美中央情报局特工……这已成为两国关系中的“常见行为”。一些资深特工和外交官道出了其中的原因:美俄在持续多年的争霸中形成规模超大的情报队伍,习惯于在相互比拼和恫吓中找存在感。在那些对“政治游戏”抱怀疑态度的两国安全高官眼中,没有任何改革和变迁能改变美俄敌对的“基本性质”。

更多精彩资讯 请订阅我们的新闻周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