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是什么让纽约成了美国疫情的中心?

尽管纽约已经关闭了学校,令非必要商家停业,并敦促居民几乎全天待在家里。但它依然面临一个明显的障碍:摩肩接踵的人口密度。

纽约比美国任何城市都要拥挤得多。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全市每平方英里有2.8万居民,人口密度排第二的旧金山每平方英里有1.7万居民。

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在拥挤的地铁、繁忙的操场和蜂巢般的公寓楼,所有人似乎都在帮助病毒迅速传播,形成不断扩大的感染范围,使纽约成为美国的疫情中心。

“在这种情况下,人口密度确实是敌人。在人口密集中心,人们随时都在与更多的人互动,所以它就会成为病毒传播最快的地方。”斯坦福大学流行病学家史蒂文·古德曼(Steven Goodman)博士说。

纽约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将它和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进行比较,就可以看出它和其他拥挤的美国城市所面临的挑战。

截至3月23日,纽约冠状病毒确诊病例超过1.3万例,洛杉矶约有500例。纽约报告了125例死亡;洛杉矶报告了7名。

洛杉矶的人口大约是纽约的一半,而且对冠状病毒的检测也少得多。但研究人员表示,造成这种差异的最大原因之一可能是,加州的居住环境整体而言间距较大。

“在这里,我们被分散开来。大家都开车,公共交通系统很糟糕。而在纽约,你们有地铁、公交车、时报广场,住在自己的小公寓楼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学教授李·赖利(Lee Riley)博士说。

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纽约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比美国任何地方都要拥挤热闹。

在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会有超过500万人挤上这座城市的地铁——这是洛杉矶半个月的地铁出行人数。纽约有40万人居住在拥挤的公共住房里,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城市。每年参观时代广场的人数将近4000万人,使其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旅游景点之一。

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协调员黛博拉·L·比尔克斯(Deborah L. Birx)博士表示,纽约地区的“发病率”——即感染该病毒的人口占比接近千分之一,是美国其他地区的五倍。

“所以,我要对纽约的所有朋友和同事们说,这个群体在这个时候需要绝对的社交距离和自我隔离,”她说。“很明显,这种病毒已经在这里传播了几周,达到了渗入普通社区的程度。”

研究人员注意到,纽约市人口与该病毒起源的中国城市武汉相似,密度也有所相似。

没有哪个美国城市像纽约一样——作为一个区域经济中心,同时吸引着国际商业和旅游业,每年带来6000万旅客。在冠状病毒暴发使城市陷入停滞之前,每天有超过3000架飞机降落在这里的机场。

这座城市吸引了来自邻近州的旅行者和通勤者,时刻容纳着约1000万人。

研究人员说,当然,除了密度之外,还有其他原因可能导致洛杉矶等城市的冠状病毒感染率比纽约低。比如南加州更温暖的天气,一些早期分析表明这种气候可能会减缓病毒的传播。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称,迄今为止,平均气温高于华氏64.4度(摄氏18度)的地区的病例所占比例不足全球病例的6%。

不过,公共卫生专家表示,病毒之所以在纽约市蔓延,而其他城市尚未遭受同样程度的疫情,密度可能是最大的原因。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