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指控卡瓦诺性侵存八大疑点

        加州女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美国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性侵一事,仍留有八大疑点。

        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9月28日以11比10的投票通过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的任命,接下来参院可能会投票决定:是否要在周六开始辩论;然后若辩论开始,是否下周一投票决定结束冗长辩论;再最后,参院可能安排下周二进行正式的全体投票。

        现在有参议员提议让联邦调查局对此案进行一周的调查,但不知参院领导人是否会最终采纳。

        福特周四出席国会听证时,指卡瓦诺企图在36年前强暴她、脱她衣服攻击她,甚至可能杀了她,吸引众多同情的目光。卡瓦诺对此坚决否认,表示这一恶毒和虚假的指控“摧毁他的名誉”,是“国家的耻辱”和“马戏表演”,支持者表示这是再现“马克.吐温”的现实版。

        不管后续发展如何,就本身福特周四的证词而言,政治评论员史派瑞(Paul Sperry)在《纽约邮报》上撰文指,仍留八大疑点。

  1. 基本细节不详

        福特作为受害人,她想不起来她所谓的“一生中最大创伤”的基本细节。她记不得何时何地遭攻击,不确定派对的房子主人是谁,不记得街名,也无法确定是哪年,更不记得日期。福特不确定自己当年几岁、几年级。她否认自己喝醉,她说自己在派对上只喝“一罐”啤酒。

  1. 无现场证人或旁证

        福特表示,她没把当年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告诉其他人,连好友和母亲都没说。这表示她们不能为她的说法提出佐证。

  1. 呈堂的证人都否认参加过派对

        福特提到卡瓦诺在内的四名参加那场派对的人,全否认有那场派对,包括福特称为老友的凯瑟(Leland Ingham Keyser)。凯瑟的律师告诉司法委员会:“简单讲,凯瑟女士不认识卡瓦诺,不记得曾参加卡瓦诺也在场的派对或聚会,不论福特博士是否在场。”

        其他两名潜在证人贾吉(Mark Judge)和史密斯(Patrick “PJ” Smyth)也都否认此事。司法委员会接受了两人的宣誓声明。

        在福特写给联邦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民主党)的信函中,福特表示,卡瓦诺在攻击她后,曾和凯瑟和史密斯说话,但两人都说没印象。

  1. 福特的家人不力挺她

        在亲友发起的支持信中,不见福特自家人力挺。她的父母和两位兄弟姐妹都不在其中。

  1. 福特夏天找同学想唤回记忆

        福特今年夏天企图联系高中和大学老友,协助她唤起记忆。他们却帮不上忙。根据《圣荷西信使新闻》(San Jose Mercury News)报导,福特7月向朋友抱怨:“我一直想忘掉这一切,现在却得要记起每个小细节。”

  1. 福特本人具有政治导向

        福特联络《华盛顿邮报》和民主党国会议员,同时还聘请一名民主党籍的律师。福特本身是民主党党员,也是反川普活跃人士。史派瑞指,这不禁令人怀疑她的动机和时机,同样也怀疑指控的真实性。

  1. 治疗师的笔记中并无卡瓦诺的名字

        福特说,她的治疗师2012年的治疗笔记可以佐证她的说法。但治疗笔记中未提到卡瓦诺的名字。

  1. 福特说的卡瓦诺被提名大法官前后不一致

        福特告诉《华盛顿邮报》,川普2016年当选时,她很沮丧,因为卡瓦诺被说是大法官人选。但事实上,卡瓦诺是2017年11月才被纳入川普名单中。

        注:民主党参议员范士丹提前两个月就已获知福特对卡瓦诺的指控,但在卡瓦诺的确认听证会结束之前,她隐瞒了这一事实。福克斯新闻媒体评论员法律博士贾瑞特(Gregg Jarrett)指,范士丹本可以让司法委员会私下、以保密方式调查此事,而不公开福特的身份。正如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周四的听证会上指责范士丹说:“你无意保护福特!她和卡瓦诺一样都是受害人。”

民主党参议员范士丹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