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节》刷新节日新概念 王熙皓&行樂室内乐团用11种传统乐器陪您过大年

文章转载自网易娱乐

近日,青年作曲家、音乐人王熙皓联手 “国乐传承者”行乐室内乐团,14位青年艺术家用11种乐器,融合国乐与现代音乐精髓,演绎贺岁新曲《这个春节》,在凛冽的寒冬中,为新国乐爱好者带来一场最有“年味儿”的视听盛宴,奏响新春喜号。


本次项目的策划人、制作人及作曲王熙皓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目前是国内具有多元化音乐创作风格的先驱力量,创作作品涉及电视、电影、唱片、情景舞台剧等多个领域,追随前辈谭盾、三宝、林海的脚步,竭力为中国原创音乐贡献力量。此次与之联手的行乐室内乐团作为中国最具权威的民族音乐团体之一,汇聚了数位中国青年艺术家。他们均在各自领域具有很高的造诣,在传播发展传统音乐的舞台上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据悉,王熙皓在很早之前就萌生了这个有趣的想法——做大众能够喜爱的民族音乐。借着春节这个契机,他与行乐室内乐团联手合作,从构思、策划、创作、排练、录音到拍摄完成,每个人都投入了百分之百的激情。他们在零下10度冬风凛冽的北京弹琴奏曲,虽然身体上的冷意无可避免,但心中的热情却一分都未减。

这一首将国乐与现代音乐高度融合的新国乐作品,具有时代精神的同时,又在创作中寻求新的突破。“我们把三角钢琴搬到了具有700年历史的四合院,还把钢琴盖拆了,用二胡演奏员的弓子用来引钢琴弦。唢呐演奏员则变为打击乐演奏者,打击乐演奏员全程将钢琴琴身作为打击器。”

所谓细微之处见诚意,王熙皓对待音乐的精益求精成就了《这个春节》的独特与高质。700年悠久历史的四合院,红墙灰瓦的年代感透露出中国式的高级;14位青年演奏家热情演绎,白衣黑裤干净纯粹,示意心底对音乐的描绘。

春节预示欢庆,音乐传达喜悦,《这个春节》不太冷。

《这个春节》,刷新节日音乐新概念

作者:冬青与薄荷(微博名)

如果你了解春节,你该知道这是一个对华人多么重要的节日。春节期间,年味儿十足的音乐随处听得见,但是这些年来节日在音乐选择上略显匮乏。中国年要用地道的中国声音来演绎才有意义,这不,青年作曲家王熙皓携手青年国乐传承团队行樂室内乐团来到位于朝外的百年古刹东岳庙一同创作了春节拜年佳作《这个春节》。

​首先来认识一下北京东岳庙。

去过东岳庙的朋友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小巧却大有内容的宝地。它坐落在朝外,交通便利,是一个比较小众的景点,平时游人不多,闲来去逛一下安安静静的了解一下道教文化,非常惬意有意思。

以下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北京东岳庙,位于中国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外大街141号,是道教正一派在华北地区的第一大丛林,现同时为北京民俗博物馆。庙内保存了大量各具特色的道教建筑和历代碑刻,对研究中国古代道教以及玄教的历史渊源和发展,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东岳庙建成后,便受到朝廷的重视,每年都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因东岳庙位于齐化门外,是大都通往漕运门户通州的要道,因此商贾云集,更是促进了香火的兴旺。农历三月二十八日是东岳大帝诞辰,明代时有盛大的东岳仁圣大帝巡游,清代时还派遣官员降香。民国以后东岳庙仍循旧例,照常举办庙会。据三十年代调查统计,东岳庙每年开庙44天,庙会摊位131个,摆在庙内的有卖小吃的、杂货的、花鸟鱼虫的、杂耍的,还有套圈儿的游戏,引得游人围个水泄不通。庙外有卖木材的、家具的、食品的、铁器的及日用百货,还有说书的,不过在东岳庙说书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能说《岳飞传》,因为庙里供着岳飞。1937年日军进驻北京,时世动乱,民不聊生,东岳庙也逐渐衰败。抗战结束后,庙会虽已恢复,但已是元气大伤。1949年,庙会自行中断。恢复东岳庙后,自2002年起庙会于每年春节举行。

这一次东岳庙随着贺岁MV《这个春节》的上线大显知名度,可以说古庙与传统音乐的结合是春节贺岁的绝佳选择。 而由作曲家王熙皓操刀创作的《这个春节》更是神来之作,其音乐主题鲜明,旋律简洁朗朗上口,十足的年味儿让不少人为其打Call。视频中十一种乐器巧妙地游走在现代与古典之间,红墙灰瓦的京味儿文化更是勾起了不少海外华人的思乡情,许多人听过后大呼“被洗脑了”,“停不下来”并纷纷打算要去东岳庙感受一下北京的年文化。

更多精彩资讯 请订阅我们的新闻周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