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痼疾难除 美国暴力犯罪持续增加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从7月17日晚上到19日早晨,美国纽约市有6人因他杀身亡。今年上半年,暴力犯罪案件在美国多个城市正呈现出少见的激增态势。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暴力犯罪激增,枪支泛滥、种族歧视、贫富分化等社会问题是重要诱因。

  枪杀是暴力犯罪的最普遍形式

受害者被杀时或是正在回家的路上,或是正在去地铁站的路上。7月4日美国独立日期间,尽管各地加强了安保力量,但一名24岁的美国大学生还是在华盛顿特区西北的地铁站附近被一名18岁的黑人青年刺死。美国知名作家、记者杰森·巴里告诉记者,到现在为止,新奥尔良市今年已发生百起谋杀案。

从不断增加的恶性刑事案件不难看出,枪杀是暴力犯罪的最普遍形式。美国《琼斯夫人》杂志最新的统计表明,如果将一起造成超过4人死亡的枪击案定义为“大规模袭击事件”,那么在过去30年内,美国至少发生了71起大规模枪击案件,仅2012年就发生7起。统计显示,大部分涉案枪支都是通过合法途径购买的,枪击案大多发生在学校、办公室、商场等公共场所。

詹姆斯·阿伯瑞奇是一名在纽约皇后区工作了22年的警官,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自2014年年底以来,与枪支有关的暴力和谋杀案在美国多个城市明显增加。

与枪杀案件数量同时上升的,是引发美国社会骚乱的多起警察射杀平民事件。美国警方是否暴力执法,尤其是针对少数族裔使用致命武器,以及暴力执法的警察是否得到了应有的司法处置,成为牵动美国社会神经的敏感问题。阿伯瑞奇认为,奥巴马总统和前司法部长霍尔德以及一些团体的言论,导致美国社会出现了所谓的“反警察”情绪,这种消极情绪以及此前发生在纽约的袭警案件,让许多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变得非常谨慎。“警方在怀疑嫌疑人可能参与到帮派和毒品犯罪活动时,也会因为害怕一些风险而不再积极调查,因此谋杀案和街头暴力案件增加了。”

阿伯瑞奇说:“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非洲裔贫困人口与美国警察关系一直紧张,双方的不信任持续存在。虽然总体来说过去20年中,非洲裔美国人的暴力犯罪案件数量已明显下降,但非洲裔青年对警察的信任度仍然是最低的。

  庞大监狱系统并未发挥应有作用

尽管大多数暴力犯罪分子都被绳之以法,但美国拥有的庞大监狱系统并没有为减少暴力犯罪发挥应有的作用。据悉,在过去35年中,美国监狱在押犯人数量翻了两番。美国人口约占全世界的5%,但监禁人数却占全球受监禁人数的25%,美国监狱犯人总数相当于欧洲35个囚犯最多国家的总和。美国每年用于监狱维护的费用高达800亿美元。

纽约大学法学院布伦南司法中心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随着监禁率的提高,犯罪率确实会下降,但监禁率提高到一定程度后,对犯罪率就没有影响了。

奥巴马7月16日历史性地访问了位于俄克拉何马州的一所联邦监狱,成为第一位在任期间访问监狱的美国总统。在访问监狱前,他为46名因非暴力犯罪已经服刑超过20年的犯人写了减刑亲笔信。媒体用“惊人”来形容奥巴马的这一举动。白宫称,刑事司法改革将是奥巴马任内余下时间的一个重点。奥巴马称,随着犯罪率总体下降,美国两党都认为是时候进行刑事司法改革了。目前,联邦监狱中接近半数的服刑人员都是因为毒品问题入狱的,奥巴马提出要增加少数族裔青年人重新融入社会的机会、减少囚犯人数、缓和强制性最低判刑以及恢复重罪犯的投票权。

  缺乏对高中辍学青少年的培训

阿伯瑞奇认为,高中辍学是导致青少年犯罪的一个主要诱因。“纽约非洲裔高中生辍学比例高达60%,拉美裔高中生辍学比例为25%。”阿伯瑞奇说,美国社会缺乏对高中辍学青少年的系统培训,辍学后他们很难学到能够独立生存的基本技能。

阿伯瑞奇回忆,有一次他在纽约皇后区进行夜间巡逻,在一个关门的公园内,看到一群16岁左右的男孩聚在一起。警察上前提醒:“按规定公园关门后,不允许在此逗留。”有一个男孩看了警察一眼,反问:“不在这里我们能去哪里?”阿伯瑞奇说,男孩的反问让他反思,我们的社会是否缺少对处于叛逆期青少年的帮助。

今年3月底,在巴尔的摩爆发大规模骚乱的一个多月前,原《巴尔的摩太阳报》资深记者、美剧《火线重案组》制片人大卫·西蒙受奥巴马邀请来到白宫,就《火线重案组》剧情所涉及的毒品交易和城市犯罪问题与奥巴马进行交流。奥巴马在谈话中提到,他也意识到,一些因为贩卖毒品而入狱的非洲裔美国青年刑满释放后,很难再次融入社会,沦落为惯犯。

西蒙从小生长在巴尔的摩。他说,时下的美国,无论在社会、经济还是政治方面都是一个完全分裂的国家。“在这个国家里有两种美国人,一种人跟我一样生活在繁荣的巴尔的摩,而仅20个街区之外的人就完全是在另一个世界了。这两个世界的人住得很近,但彼此了解少得惊人。”

更多精彩资讯 请订阅我们的新闻周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