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的封城事件

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1月23日凌晨宣布:武汉全市交通停运,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巨大的防控压力让武汉做出了这一决定,实际上,历史上也曾出现过类似事件。

1910年12月30日,在中东铁路哈尔滨站附近的一所旅馆里,持有英国护照的马来西亚归侨、年仅32岁的东三省鼠疫防治总医官伍连德起草着一份电报。他字斟句酌、异常慎重,他在陈述着一个惊人的结论:蔓延两月有余、已造成千万人死亡的瘟疫,并非日本学者所定义的典型性鼠疫(即腺鼠疫);它不是通过跳蚤在人鼠之间传播,恰恰相反,它是”飞沫传染”、在人际间通过呼吸道扩散的产物。他说,这种鼠疫是”肺鼠疫”。

鼠疫是从中俄边境小城满洲里开始蔓延的。

两名来自俄国的中国伐木工人在1910年10月21日从130里外的俄国大乌拉尔站赶来。半个月前,大乌拉尔的工棚里,7名中国伐木工人暴毙。俄国人大惊失色,不但焚烧了工棚和工人们的衣服行李,还把其余的工人都赶回了中国境内。

两名工人住进了满洲里的一家旅店,6天后,二人在店内暴亡。同一天,同院的两位房客也相继死亡。一天之内,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店里,四个人不明不白地死了,且症状相同,发烧、咳嗽、吐血,很快死亡,死后全身发紫。

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中国,边陲小城死了几个人,并没有引起更多的关注。在官府注册后,尸体被草草收敛。但人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场持续6个多月,席卷半个中国,吞噬了6万多条生命的大鼠疫正滥觞于此。

疫情很快传到了哈尔滨。

最初每天还只是一两例,至12月中旬每天4~10名,到了12月下旬增至数百人。由于传染人数增加太快,专业检疫人员无法亲自检查每一个病例,得到病患家人的通报后,只有依靠临时雇来且没有防疫经验之人前往甄别,然后将被认为染疫之人移送至隔离营。为了逃避警察检查和强制性消毒,有些病患家庭在夜间将患者尸体抛在街上。第二天早上,警察把这些尸体收集起来,放在一个个薄木棺材里,埋在乱坟岗子。如果患者死在家里,家人则可以在没人过问的情况下,从容运到城外安葬。临时征集来的护士、看护妇、消毒工和埋葬工,虽都被要求穿戴防护服和佩戴口罩,但都置若罔闻,口罩挂在脖子上而不戴,致使不少人也被传染。

1910年11月14日,奉天出版的《盛京时报》,在角落里登着一条短讯: “十三日满洲里站共有病者二十一人。是日又病华人二十一名,死二十四人,尚余十八人,扎来诺矿病二人,似病瘟者一人,哈尔滨有似病瘟者十四人,自瘟疫发现之日起至今,满洲站共病一百八十四人。华人死一百六十六名,俄人四名……”

疫情沿铁路一路南下,一时“疫气蔓延,人心危惧”,有如江河决堤,不可遏止。“死尸所在枕藉,形状尤为惨然”。龙江、长春、呼兰,甚至河北、山东……每天疫死者成倍增长。正如当时东三省总督锡良形容的那样,疫情“如水泻地,似火燎原。”

12月22日,清政府外务部右丞施肇基任命归国华侨伍连德为东三省防疫总医官。伍连德自幼生长在海外,是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当时已经回国两年。上任之后,他进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病理解剖,确认了了鼠疫的类型,并提供了9条防治意见。

伍连德医学博士

他主张立即停止捕鼠,而将防治重点改为隔离患者、封锁疫区、控制交通、禁绝行人。一句话,他主张东北“封城”,以切断任何人际间的流通。

1911月1月11日,东三省总督督锡良同意了伍连德的建议,他上书清廷,万万火急的字眼,吁请朝廷禁绝满洲交通。

在这份电报里,这个清介刚直、”颇有政声”的封疆大吏,勾勒了此后两个多月的满洲景象:“此次疫症,因东清、南满火车往来蔓延甚速……。

(应)于火车经过大站添设病院、检疫所,凡乘火车由哈赴长、由长赴奉之商民,节节截留,一体送所检验,过七日后方准放行”;

“如长春、公主岭、昌图、铁岭、辽阳、新民、沟帮子、抚顺、本溪、凤凰、安东等处,均经颁发章程,一律查验。”

清政府回电,全部同意了督锡良的封城方案。

几十万旅客被安置进沿途车站,满洲一下子寂静下来了。不仅如此,在锡良的主持下,以大部分府县自行防疫、“奉天、哈尔滨两城与日俄合办”为原则,满洲官吏与日俄当局进行了紧急协商。一月十四日,在山海关严密盘查、“过往绅民须经五日方予放行”之后,南满铁路停驶,京奉火车停售二、三等车票;一月十九日,中东铁路全线禁运,同时划拨出一百二十节车厢以隔离疑似病人。短短几天时间,满洲交通断绝、商旅不行。这些措施是如此严厉、如此彻底,以至于太子太傅、钦差大臣郑孝胥也在山海关停留五日后才得以返京。

紧接着,一个个检疫所、一处处临时医院,沿着铁路线迅速铺张开来。在锡良雷厉风行的敦促中,以铁岭县为例,它先后设立了一个防疫局、十七处防疫所、七个防疫分卡以及一家疑似病院和十五个隔离所;以德惠县为例,它先后动员了十名医官和二一七名办事人员,进驻四个防疫分局、八个防疫所和十处诊疗所、隔离所。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东三省共设置防疫机构一七四六处,它的触角延伸进了广漠的集镇、乡村。

封城之后,伍连德又开始处理被掩埋的病患尸体。他带着士兵将尸体挖出来焚烧,一共焚化了220具尸体。

双管齐下之后,1911年3月1日,东北鼠疫被遏制了,各地死者归零。“万国鼠疫研究会”上伍连德被封为“鼠疫斗士”。

祝福武汉,他们也一定会迎来胜利的那一天!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