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绝人寰,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十次瘟疫

雅典鼠疫(公元前430–427

公元前430到前427年,雅典发生大瘟疫,近1/2人口死亡,整个雅典几乎被摧毁。

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做了这样的描述。“身强体健的人们突然被剧烈的高烧所袭击,眼睛发红仿佛喷射出火焰,喉咙或舌头开始充血并散发出不自然的恶臭,伴随呕吐和腹泻而来的是可怕的干渴,这时患病者的身体疼痛发炎并转成溃疡,无法入睡或忍受床榻的触碰,有些病人裸着身体在街上游荡,寻找水喝直到倒地而死。甚至狗也死于此病,吃了躺得到处都是的人尸的乌鸦和大雕也死了,存活下来的人不是没了指头、脚趾、眼睛,就是丧失了记忆。”

古罗马安东尼瘟疫(公元164-180年)

古罗马“安东尼瘟疫”是因为传染而引起的。在近东打仗士兵回到罗马帝国,他们带回了天花和麻疹,传染给了安东尼的人们。传染病夺走了两位罗马帝王的生命。

九年后,瘟疫再次爆发。据罗马史学家称,当时罗马一天就有2000人因染病而死,相当于被传染人数的四分之一。估计总死亡人数高达五百万。

查士丁尼鼠疫(541-542

公元541到542年地中海世界爆发的第一次大规模鼠疫,它造成的损失极为严重,极高的死亡率使拜占庭帝国人口下降明显,劳动力和兵力锐减,正常生活秩序受到严重破坏,还产生了深远的社会负面后果,而且对拜占庭帝国、地中海、欧洲的历史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公元533年,不可一世的查士丁尼于发动了对西地中海世界的征服战争。然而就在他横扫北非,征服意大利,即将重现罗马帝国辉煌的时候,一场空前规模的瘟疫却不期而至,使东罗马帝国的中兴之梦变为泡影。

当时出现了许多诡异恐怖的情景:当人们正在相互交谈时,便不能自主地开始摇晃,然后就倒在地上;人们买东西时,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时,死亡也会不期而至。而最早感染鼠疫的是那些睡在大街上的贫苦人,鼠疫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就有5000到7000人,甚至上万人不幸死去。尸体不得不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味。查士丁尼自己也险些感染瘟疫,在恐惧之中,他下令修建很多巨大的能够埋葬上万具尸体的大墓掩埋死者。于是,大量的尸体不论男女、贵贱和长幼,覆压了近百层埋葬在了一起。鼠疫使君士坦丁堡40%的城市的居民死亡。这次鼠疫引起的饥荒和内乱,彻底粉碎了查士丁尼的雄心,也使东罗马帝国元气大伤,走向崩溃。

欧洲黑死病(1347–1351

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瘟疫之一。黑死病的一种症状,就是患者的皮肤上会出现许多黑斑,所以这种特殊瘟疫被人们叫做“黑死病”。对于那些感染上该病的患者来说,痛苦的死去几乎是无法避免的,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

引起瘟疫的病菌是由藏在黑鼠皮毛内的跳蚤带来的。在 14 世纪,黑鼠的数量很多。一旦该病爆发,便会迅速扩散。在1348-1350年间,总共有2500万欧洲人死于黑死病。但是,灾难并没有到此为止。40年后,它再次爆发,欧洲密集的人口成了疾病的火药筒。3年时间,黑死病蹂躏整个欧洲大陆,再传播到俄罗斯,导致俄罗斯近三分之一至一半的人口死亡。

美洲瘟疫(16世纪)

欧洲人到来之前,美洲居住着400-500万的原住民,其中大多数都在16世纪几十年间死去,有历史学家甚至称它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不过,夺取印第安人生命的最直接杀手不是欧洲人的枪炮,而是他们所带来的瘟疫。

当哥伦布抵达新大陆时,欧洲人的疾病也随之蔓延到新大陆。腮腺炎、麻疹、天花、霍乱、淋病和黄热病等,这些欧洲人早已适应的疾病对印第安人来说却极具杀伤力,尤其是麻疹和天花。

1521年,当墨西哥殖民者的军队开始围攻原住民阿兹特克人的堡垒时,他们遇到了顽强的抵抗,进攻一次次被击退。受到重创的西班牙人原以为阿兹特克人会趁机发动致命反击,但城堡里的军队却迟迟不见有什么动作。这给了西班牙人喘息的时间,之后,他们发动了新的攻势,却并没有遇到任何反抗。而城堡里的情形让他们自己也难以置信:死尸遍地,到处弥漫着腐尸的气味,比西班牙军队更致命的力量已经横扫过这个城市,那就是瘟疫。

有人曾经认为,是落后的武器和技术让美洲印第安人败给西方殖民者。其实不尽然,一次次突如其来的瘟疫几乎让一个并不落后的种族在短短几十年间濒临灭绝。

米兰大瘟疫(1629–1631

1629年至1631年,意大利爆发了一系列的鼠疫,通常称为“米兰大瘟疫”。此次瘟疫造成大约 28 万人死亡。

1629 年,德国和法国士兵将传染病带到意大利。在三十年战争中,威尼斯军队感染了疾病,当他们撤退到意大利中北部时,将疾病传染给了当地人。当时米兰总人口为13万,在这次瘟疫中染病而死的人数高达6万人。

伦敦大瘟疫(1665-1666

在这场瘟疫中,有将近10万人丧生,超过当时伦敦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它在历史上被确定为淋巴腺鼠疫 (bubonic plague) 引起的大面积黑死病,由人通过跳蚤感染了鼠疫耶尔森菌。

瘟疫袭击的第一个目标是伦敦的圣吉尔斯教区。到1665年7月,瘟疫已经遍布伦敦城。满大街都是负责瘟疫的医生,虽然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没有执照。由于瘟疫的蔓延非常之快,人们不得不将患病者所住的房子都连人封死,在紧闭的大门外漆上红十字,上面写上“上帝保佑”的字样,严禁任何人出入。每天只是在限定的时间,由专人从窗口送进食物和水。成千上万的病人就是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凄惨地死去,最多时一周死去的就不下万人。时至 9 月上旬,原来熙熙攘攘的伦敦城竟然完全变成了一座寂静的死城。所有的店铺关了门,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路旁长满了茂盛的杂草。城内唯一能够不时打破沉寂的工作,便是运送尸体。每到夜晚,运尸车“咕隆,咕隆 !”的车轮声和那哀婉的车铃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马赛大瘟疫(1720–1722

这是该市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灾难,也是 18 世纪初欧洲最严重的瘟疫之一。 1720 年,法国马赛突发瘟疫,影响了整座城市和周边城市,造成 10 万人死亡。

这场瘟疫来得快,去得也快,这场瘟疫不像14世纪发生的黑死病破坏性那么大。这场瘟疫结束得快与法国政府采取的强硬措施不无有关。政府规定如马赛市民与普罗旺斯和其它地方的人有任何来往或沟通将会被处以死刑。为加强隔离,还建立了瘟疫隔离墙。

莫斯科黑死病(1771年)

莫斯科最初出现鼠疫迹象是在1770年底,到1771年春季变成流行性大瘟疫。 当时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譬如设立隔离区,销毁被污染的财产,关闭公共浴池等,整座城市陷入瘫痪。接下来是粮食严重短缺,造成大部分莫斯科人的生活水平日益低下。为逃避瘟疫,贵族阶级和有钱人纷纷离开莫斯科。1771年9月17日早晨,大约1000人再次聚集在Spasskiye门口,要求政府消除隔离。军队试图驱散人群,但最终只能再次实施镇压暴乱,大约300人被监禁。

云南鼠疫大流行(1885-1950年

这次世界性大流行以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超过了前两次而出名。这场鼠疫蔓延到所有有人居住的大陆,先从云南传入贵州、广州、香港、福州、厦门等地后,这些地方死亡人数就达10万多人。之后迅速蔓延到印度,1900年传到美国旧金山,也波及到欧洲和非洲,在10年期间就传到77个港口的60多个国家。单在印度和中国,就有超过1200万人的人死于瘟疫。据世界卫生组织透露,这次大流行一直延延续到1959年。

几乎所有中外学者都一致认为第三次世界鼠疫大流行起源于云南,并认为云南是一个古老的家鼠鼠疫疫源地,但又都断言云南不存在鼠疫自然疫源地,并认为云南的鼠疫是输入性的,即从印度和缅甸直接或辗转传入的。然而,1974 年,云南鼠疫工作者从云南剑川县的中华姬鼠中分离出鼠疫菌,证实了滇西存在着鼠疫自然疫源地,学者们称为滇西纵谷大绒鼠齐氏鼠疫源地,这为第三次鼠疫大流行提供了进一步的的科学根据。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