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女志愿者逃往波兰: “我错了,难民根本不可能改变”

原创:老鳳、圣谛

叙利亚难民潮水般涌入德国。

        “我曾经支持默克尔,我曾经欢迎开放边境让难民来到我们的国家,现在知道,我错了”。一位曾支持默克尔的德国难民组织志愿者正计划移民波兰。

        这个女孩叫瑞贝卡.萨默尔(Rebecca Sommer),2012年加入难民援助协会庇护/人权工作组后,她很高兴地欢迎2015年下半年开始抵达德国的大量难民。

        “当时我想帮助每个人,并且真正相信所有这些人都在逃离地狱,处于完全窘迫状态,”萨默尔告诉波兰周刊《Do Rzeczy》。

        她与300多名志愿者一起开始为新移民提供德语课程,旨在帮助他们融入社会。最初的希望是“他们的中世纪观点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但她很快意识到,“穆斯林难民的成长与完全不同的价值观,他们从童年开始经历洗脑,被伊斯兰教灌输,绝对做到了不打算采用我们的价值观。”

        观察到移民认为德国都是 “在我们开始称她为”愚蠢的德国妓女“之后”蔑视和傲慢地看待我们的异教徒“,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就辞职了。

当初德国人对难民的欢迎是由衷的。

        萨默尔现在承认,尽管她有良好的意图,但她完全错了,穆斯林移民对德国的生活方式构成了生存威胁,这个问题只会因家庭团聚的过程而加剧,移民将能够邀请他们的亲戚留在德国。

          “如果波兰和匈牙利坚持扛住欧盟要求他们接收难民的要求,他们可能会成为一些德国人和法国人将要逃往的国家。他们可以成为欧洲稳定的岛屿,“萨默尔说道,然后她补充说她,自己就曾经被讲着阿拉伯语男人攻击过五次。

        事实上,对于性侵犯的恐惧现在在德国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在触发时发出高音警报的内裤就像蛋糕一样畅销。德国“TECOS GmbH”公司所研发了一种会报警的内裤,这款内裤上有个暗锁,如果被扯开就会发出130分贝的警报声。每件要价100欧元。虽然不算便宜,但一经上市,便被抢购一空。

        两年前,在科隆大规模性骚扰妇女之后,柏林在跨年夜活动中为女性建立了“安全区”,妇女聚集在一起避免被殴打被骚扰。 2016年的警方统计数据显示,柏林新犯下的一半刑事犯罪是由移民进行的。

        德国联邦家庭事务部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该国暴力犯罪率上升与大量移民涌入之间存在直接关联。

        萨默尔认为,随着家庭团聚,德国将被穆斯林移民淹没,已经开始在学校,政党,政府和警察部队中发挥影响力的政治伊斯兰最终将完全占据主导地位。

        “这对德国来说已经太晚了。”她补充道。

        正如文末的视频中所记录的那样,默克尔已经宣布她打算每年继续招募数十万移民,但德国人民却不知不觉地参与了一项奇怪的社会工程实验,以使他们接受新的现实。

        中国有不少默克尔的拥趸,说她是欧洲战后了不起的女政治家。

        我呸,她算个毛线政治家,一个只为自己打算的政客而已。

        政治家和政客的差别在于,政治家有理念而政客没有,政客永远随着怎么有利就怎么做。相比之下,看上去没那么体面的川普倒像个真正的政治家,他的理念是一贯的,不管左棍怎么搞他,他也没改过。

        在欧洲难民危机之前,默克尔是反对引入难民的,她公开表示德国无法负担难民,但不久发生了叙利亚儿童死于沙滩事件,照片上的幼儿打动了普通老百姓,民意转向接收,于是默克尔顺应民意欢迎难民。

        那么民众要这样的总理有何用?民众,比如上文说的萨沫尔那种小姑娘,没有多少政治知识,也不具备深刻的洞察力。民主选举的本意是选出一个能够服务大众的精英。默克尔呢?顺着民意来,怎么支持率高怎么来,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投机份子。

        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意思就是君子的德行要像风一样有自己的方向,而小人的德行,就是跟着风,随风倒。

        就这么个朝三暮四随风倒的小人,居然被称为欧洲领袖,我也是醉了。

        结果呢,难民在德国造成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她又表示后悔:“如果可能的话,我将让时间倒退回许多、许多年前,这样我就能让自己、整个政府以及所有负责人员更好地准备应对2015年夏末让我们措手不及的局面。”

“科隆事件”开始让德国人反思自己的移民政策

        上个月德媒报道,德国执政党联盟内部在难民问题上出现重大分歧,并极有可能导致默克尔政府垮台。德国内政部长兼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就难民问题向默克尔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她在两周内与欧洲盟友商定一个阻止难民大量涌入的方案,否则德国将于7月1日起开始实施在边界全面拒绝难民的政策。

        为保持权力而迎合无知的大众,也必将因为大众心意的变化而黯然下台,德国执政联盟的分裂进行时中,我们一定要睁大眼睛,看一个为了一己私利,将国家引入灾难之人的结局。

        瑞贝卡萨默尔可以跑到波兰,那么其他德国人呢,都能跑吗?都跑了把国家让给别人吗?不切实际的装腔作势的政客统治欧洲的时间越久,就越能看到这种理论对于人类的巨大危害。

 

Leave a Comment

[mc4wp_form id="12833"]

欢迎订阅Facebook:美帝置业|玩转美利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