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或可成为取代美元的国际货币?

问:随著中国对外贸易的发展和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七大使用率最高的支付货币, 亦成为国际投资热追的对象,各国投资者(包括银行)都愿意持有,于是有人甚至乐观地认为:人民币未来将可以成为取代美元的国际货币。对此您怎么看?您认为人民币是否会成为国际货币?

答:很高兴有机会在此跟广大投资者和金融爱好者交流。我本人并非货币银行学方面的专家,但是我非常愿意从一个证券从业者的角度跟大家一起探讨这一问题。

首先我认为人民币会成为国际货币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人民币要取代美元的位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际货币是货币国际化动态运动的结果,货币国际化是指一国货币越过该国国界,在世界范围内自由兌换、交易和流通,最终成为国际货币的过程。

国际货币会给发行国带来巨大的利益。国际货币发行国实际上具有动用全球储蓄资源,为发行国筹集廉价资金,从而增进发行国的国家利益的功能。非货币发行国国际收支赤字需要通过紧缩性的经济政策来调节本国收支,但这会对本国的经济产生负面影响,造成失业增加、收入下降等後果,而国际货币发行国可以通过增加本国货币发行来弥补赤字,始于2009年的债务危机的直接原因便是政府的财政赤字,而美国政府和希腊政府应对财政赤字问题的方式截然不同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此外,当一国货币成为国际货币後,该国企业可以使用该国货币作为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和国际借贷的计价结算货币,从而降低贸易的汇率风险和货币兌换的交易成本, 扩大贸易和投资。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 一国货币要成为国际货币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并履行相应的义务。

首先,一国货币能否成为国际货币,其重要前提是政府拥有国际公信力并实现国家信用AAA等级。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该国的综合经济实力。历史经验表明,国际货币是由最强大的经济体提供的。

一国货币成为国际货币後,必然面临货币回流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原局长吴晓灵曾说过,“人民币在外面能走多远,取决于人民币能以多大的速度、广度和深度回流到中国来”。国际货币发行国需要为这些资金提供合理的使用途径,其一是用于本国消费,这也是美国民众能够长期保持借贷消费和高消费的重要原因。

但是过渡消费将会导致通货膨胀,货币贬值。因此,必须使资金有效进入生产领域,即转变为生产财。因而发展具有一定广度和深度的金融市场满足持有该国货币的外国居民和政府的投资需要便成为解决货币回流的主要渠道。美元回流美国的最大支撑点是金融市场,包括股市、债市、风险投资、移民等等,而这些都是人民币并不具备的回流支点。

股市方面

美国股票市场不仅为本土企业提供了高效、便捷的融资市场,还为全球“公司”打开大门,任何类別的公司,任何国籍的企业,都可以在华尔街上市,这是世界其他股市比不上的优点。麦当劳、星巴克、可口可乐、Visa卡、苹果、Google等大部分国际知名的大公司,澳洲的铁矿砂公司、中国的网络服务公司都有在美国掛牌上市或发行存托凭证。投资人透过华尔街就可以投资全世界。不仅如此,美股商品设计灵活,世界经济的所有动态,都会马上在华尔街股市反映,例如各国连动的ETF,黄金白银商品ETF,期货的可以满足各种类型的投资需求。例如ETF可作多,也可以放空。

ETF等。美元回流美国之所以能够达到如今的广度和深度,美国国际化的股票市场功不可没。

一国金融市场体系越具备足够广度和深度,市场参与者的数量和需求类別越多,被人为操纵的可能性就越小,资本定价功能越能充分发挥,市场价格就越能充分地反映目前的供求情况和对未来的预期。从市场的广度和深度来看,中国的金融市场与美国尚不可同日而语,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美国的股市能够体现美国及全球的经济增长以及由此带来的对资本的需求增长和资产价格的合理增长,从市场表现看,美国股市能够实现长期的稳定的较高增长,而中国股市的上涨则是稍纵即逝。

对于人民币来说,如果没有一个开放、包容和多元的股票市场,人民币对于全球来说,吸引力永远是有限的。因为那些愿意持有人民币的人,并不仅仅是为了购买“中国制造”,更多的时候是为了通过投资中国的企业组织融入和分享中国经济的发展。比如通过购买阿里巴巴股票,进入中国网络市场,分享公司创造的利润。因此,阿里巴巴在纽约上市时,更多的人所关注的并不是谁赚了谁的钱,而是阿里巴巴为何不能在中国本土上市,金融市场如果连本土企业都无法吸引,又何谈吸引国际企业来中国上市呢?

债券市场方面

债券市场的基础是信用,通过债券市场来推广和“贩卖”信用,可以有效为各类信用定价,并享有信用证券化带来的诸多利益。美国政府和企业能够负债化高效运转,居民可以藉贷消费,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把信用证券化,然後卖给全世界。美国国债接近40%被境外投资者持有,仅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就占到美国整个国债规模的接近8%。

美国广播公司(ABC)2013年10月16日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吉米鸡毛秀”(JimmyKimmel Live)中,主持人吉米·坎摩尔邀请了4位不同肤色的孩子组成“儿童圆桌会议”,吃著糖果讨论国家大事。当坎摩尔问道“我们欠中国1.3万亿美元债务,怎样才能还完”,有孩子说“要建造大高墙,把中国人挡在外面”,被坎摩尔用“长城”(GreatWall)进行调侃,而随後一6岁白人儿童更是语出惊人,说“要绕到地球另一边去,杀光中国人”。该事件令华人世界及美国舆论震惊,引发华人强烈抗议,在揭开美国种族歧视问题的伤疤的同时亦反应了一个不争的事实,美国人民之所以可以潇洒地买豪宅,开靓车,去酒吧,很大程度上受益于中国的借贷。

中国债券市场目前还停留在以审批制为主的银行间市场(银行间市场占整个债券市场规模的90%以上),投资者还仅仅处在金融机构法人之间,信用证券化程度极低。这导致整个债券市场的价格扭曲、价值无法发挥,“压制”和“透支”并存,诸多信用极佳的机构和个人负债水平较低,而一些信用状况较差的机构和个人却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持续负债,破坏了这一市场的历史作用。

如果没有一个开放程度和流动性极强、吸引力和规模都足够大的债券市场,人民币的回流机制就存在根本性的缺陷。这也是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面临的重大问题之一。

最後,国际货币发行国要使该国货币本身能够自由兌换,以使该国货币在国际间能够广泛的自由流通。目前,中国资金和外汇控制的自由化,还是在起步阶段。人民币谈不上有自由交易的市场,更没有进出境的自由,人民币基本上没有真正的市场滙率,对居民个人外汇管理也存在不尽人意的地方,例如允许出境旅游、购物、留学,却不允许境外投资。

因此,目前不论是从中国的股市、债市发展的完善程度,中国的银行和相关的金融体系的广度和深度,还是实现人民币世界范围内自由兌换等来看,人民币真正成为国际上普及的货币,并成为国际货币的领导者,尚需一段时间努力。

更多精彩资讯 请订阅我们的新闻周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