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不要叫我“习大大”!

北京一位接近习近平的人士对《明镜邮报》披露:习近平对中共宣传系统煽惑吹捧自己的行径很不满意,对“姓党”的媒体刻意塑造自己的形象很不满意,明确要求:不要叫我“习大大”。

自从习近平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数年间,对习近平的吹捧逐年升温。中共官方媒体和官方掌控的网站,全力塑造一个向毛泽东“看齐”的习近平形象,大量运用民间名义、网络手段和现代社交媒体、视频等方式,肆无忌惮、花样翻新地神化习近平。习近平的形象与他上任时发表“接地气”演讲留下的形象截然相反,引起各界广泛的错愕和忧虑,有分析人士甚至认爲:已经到了神人共愤的地步——人们记忆犹新,“文革浩劫”与“个人崇拜”这二者,就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北京这位接近习近平的人士对《明镜邮报》说,这些东西绝非习近平的本意,除了少数可能是不明事理的民衆自发“创作”,而后被官方媒体推波助澜,相当一部分有很深的心机。有的是期望通过为习近平歌功颂德而捞到一官半职,有的是自己屁股不乾淨,通过大搞个人崇拜来躲避被查处,更有的是煽风点火“捧杀”,用心险恶地给习挖一个巨大的坑,要看习近平怎么忘乎所以地跌下去,这就是所谓的“高级黑”。

2015年下半年以来,这种情况发展到极其丑陋和庸俗、丧心病狂的地步,在YouTube上流传《要嫁就嫁习大大》之类歌曲视频,微信上转发“习毛握手”的照片,有人套用《东方红》旧曲填上新词,改名为《东方又红》,将“他(毛)是人民大救星”改成“他(习)是人民大福星”;在2016年3月的北京“两会”上,西藏代表居然每人胸前都挂上习近平的像章,引人侧目。这些行径,事实上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扭曲习近平形象的目的。

无标题20

习近平肖像工艺品甚至比毛泽东肖像要大得多。

这位接近习近平的人士对《明镜邮报》披露,习近平已经注意到了这一严重的危险,最近他对中宣部主管明确要求:“不要叫我习大大”,那些吹捧他、神化他的东西,要删掉。现在《要嫁就嫁习大大》《东方又红》已被删除,西藏代表也被要求取下像章。

中国时事观察家则对《明镜邮报》分析说,这些东西,很明显后面有别有用心的人在噁心习近平。主管宣传的人其实也心知肚明,当今中国已经与50年前“文革”爆发时的政治环境、社会环境完全不同,人心已变,民智已开,这些人执意要搞这一套个人崇拜,将习塑造成“毛泽东第二”,无异于塑造一个“人民公敌”,让人民与他离心离德。

北京政界人士还对明镜透露,中宣部一些人还处心积虑地要将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塑造成热心国家大事、参与政治事务的“第一夫人”。实际上,彭丽媛的兴趣爱好仍然在文艺领域,她也仍然最乐意与文艺界师友打交道。她希望自由自在,最多就是扮演好在外交舞台配合、烘托习近平的配偶角色,没有也根本不可能觊觎政治局委员的权力、当什么“江青第二”。最近有人见到彭丽媛,她说,你们看我陪同近平出访,好像很风光,以爲很容易,其实我的压力非常大,一点也不轻鬆。

至于香港铜锣湾书店人员失踪事件,有人也扯上她,说是“彭办”出面要买下“习近平与情人”一类八卦书的版权,甚至说她下令越境绑架阿海、李波,更是无稽之谈、无妄之灾。消息人士对明镜说,鉴于这些负面传闻,彭丽媛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露面了。

北京政界人士对《明镜邮报》强调,习近平多次要求宣传部门要讲真话、讲实情,要实事求是地对待现实、对待历史,在胡耀邦、高岗、罗青长等人的纪念会上,都发出过很多指示,但都被中宣部压下,有意或无意地对民衆推出一个中宣部版本的“习大大”。

习近平高度重视这一动向,很有可能不得不在重手反腐打虎、大力推动军改之后,啓动第三部曲:整肃宣传系统——这将是一个关键性的战略行动。

对习近平抱有怀疑态度的人士,则对《明镜邮报》说,之所以媒体和群衆舆论如此迎合、吹捧习近平,是因爲“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是习近平自己在一些会议、一些讲话中,并没有显示出具有现代视野、现代思维,相反,不断地释放出对这一套欣然接纳的信号。他上任之后,大力集权,将一大堆组长帽子戴到自己头上,拜谒西柏坡、重上井冈山,都是着意让人将他与毛泽东産生联想;他还举行文艺座谈会,召开“古田会议”……无不亦步亦趋地彷照毛泽东当年的路子。就连习近平表示反感“个人崇拜”,其实也是在模彷毛泽东——毛泽东晚年不是对斯诺说“‘四个伟大’讨嫌”吗?毛泽东不想要“个人崇拜”的副作用,但想要拥有无限权威。习近平难道不也是如此吗?

支持习近平的观察家则对明镜说,习近平之所以在一段时间内有意容忍一些“个人崇拜”的东西,其实也有“引蛇出洞”的意图在内,要看看那些“高级黑”人士究竟如何表演。而对“重上井冈山”这样的行动,其实也有另外的解读:习近平并不是要走“极左”路綫,而是暗示自己的讲话没有人听,官僚体系中阳奉阴违者大有人在,他的处境,并不像外界所以为的、国际媒体所认定的那么权力稳固,虽然他的个人意志还是非常强劲的。

独立的时事分析人士对《明镜邮报》指出,习近平要重新矫正自己被中共宣传系统刻意塑造的僵化形象,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而他到底希望塑造一个什么样的形象?能否塑造成功?从某种意义上说,甚至比反贪、比军改,更为艰难。(《明镜邮报》特约记者 易楠)

WeChat_1437155834

Untitled1

Leave a Comment

[mc4wp_form id="12833"]

欢迎订阅Facebook:美帝置业|玩转美利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