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逝世 一个月里走了两任全国人大委员长

7月15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万里在京逝世。而6月14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乔石也在京逝世。
相隔仅一个月,我们送走了两任全国人大委员长。
万里逝世 一个月里走了两任全国人大委员长
四个月前儿子说,万里“需要更多精心照顾”
近些年来,外界对万里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关注。去年国庆65周年招待会时,万里没有出席。万里长子万伯翱在谈到父亲的健康状况时说:“万里对网球一直很喜欢,由于年龄大了,前两年才挂拍。去年还到北京先农坛网球馆现场去看比赛、评球。”
他同时透露,父亲“现在平时是住在医院里,身体状况还可以。”
4个月前,万里另外一位儿子万季飞在今年“两会”期间说,父亲工作时兢兢业业,退下来后,像普通人一样安安静静地生活。“他打打网球、桥牌,有自己的爱好和兴趣。”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万季飞表示,父亲今年已经99岁,身体状况比较平稳。万季飞说,父亲年纪大了,需要更多精心照顾。
90岁时,他相信“人是可以活到一百岁的”
万里晚年的爱好依然很多,担任着国家网球协会、桥牌协会名誉主席,曾荣获“奥林匹克勋章”金奖,被世界桥联和北美桥联授予最高荣誉奖和世界冠军金牌奖。
他先后被美国马里兰大学授予公共服务荣誉博士学位、被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授予人文学荣誉博士学位、被加拿大里加纳大学授予法学荣誉博士学位。
据媒体此前报道,2006年万里九十大寿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到中南海看望他,谈到身体情况时,万里还高兴地说:“我的身体很好,这主要是得益于我长期坚持‘一静’(打桥牌),锻炼头脑预防老年痴呆,坚持‘一动’(打网球),活动四肢保持血脉畅通,这两项活动,只要坚持,我相信人是可以活到一百岁的!”
夫人去世时,他恸哭:“你走了,我怎么办呀?”
万里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职位上退下来后,回到家庭生活,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夫人边涛晚年行走不便,有些老年痴呆症。当年,是边涛对万里照顾得精心有加,万里退休后则对边涛无微不至地照顾。以前很少顾得上厨房事务的万里,退下来后也得管管厨房,做最好吃的饭菜给夫人加强营养。天气好时,他搀扶着夫人散步;夏天里,他就和夫人来到湖边,轻轻扶夫人坐进藤椅,拉着夫人的手讲湖中景色。万伯翱为母亲请了个保姆,万里高兴得直乐。
他们金婚时,他特地让全家团聚,一起庆贺,这使夫人特别高兴。可对于他自己的生日寿诞,却不办什么酒宴。然而,2003年10月19日上午9点55分,边涛在家里病情突发逝世!87岁的万里难抑悲情,趴在老伴的遗体上放声恸哭:“你走了,我怎么办呀?”闻讯赶到的领导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泪流不止。
万里逝世 一个月里走了两任全国人大委员长

边涛离去后,万里每天都放边涛生前喜爱的音乐———《五月的鲜花》。而她的房间,至今丝毫没有改变,床边摆放着鲜花,床头挂着她的遗像,房间里挂满了她和家人的照片。在她生前,家里吃饭的桌子是一个直径1.6米的圆桌,来人时就搭成径长2米的大圆桌;在她去世后至今,家里再也没有换过大桌子;她吃饭的位置至今没有动过,万里和孩子们在饭桌前一直留着她坐过的扶手椅,桌上摆放着她的餐盘碗筷。
万里简历
万里,男,汉族,1916年12月生,山东东平人,193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5月参加工作,师范毕业。1988年至1993年任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解放前做过地下工作
1936年后,在东平县做地下工作,任东平县委书记,泰西地委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鲁西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冀鲁豫二、七、八地委副书记、地委书记。1947年后,任冀鲁豫区党委委员、秘书长,南京市军管会财委副主任、经济部部长、建设局局长。
万里逝世 一个月里走了两任全国人大委员长

解放后当过北京、安徽一把手
1949年后,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工业部部长,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副市长。1966年至1973年,在”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1973年后,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市革委会副主任,铁道部部长、党的临时领导小组组长,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省军区第一政委。
1980年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
1980年后,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农委主任、党组书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员,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绿化委员会主任,国家人防委员会主任。
1988年至1993年,万里任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万里是第二、三、四、五、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共第十一十二、十三届中央委员,第十一届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更多精彩资讯 请订阅我们的新闻周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