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M精品阅读|鲁亢:在一切的男人醒来之前

文/鲁亢 荐读/大侠

在《福音书》中女性被认定是命中注定的香料携带者。这很容易引人遐想,那个睡在你身畔的女人,当她在睡梦中都能感受到浓浓的爱意,完全不用忧心于日常生活的困顿和贫乏,像有过一回与所爱的人心心相映的冒险游历,在梦的奇异世界里,思想和内心正独自喧嚷鼓噪,为了加重爱的分量,她的身体发出了香气四溢的信息。

而男性是多么轻率粗心,幸好他尚未变得愚蠢,这得益于他拥有女人的陪伴。他甚至发现了女人的各种睡姿,并对此给出解释。

我见过这几种不同的女人的睡姿,我对于那些解释感到好奇。纽约著名睡眠学家塞缪尔·邓克博士对以下的几种睡姿作了所谓“科学的诠释”:1、全婴儿式:这种女性特别敏感,遇事往往拿不定主意。但一旦她对谁产生好感或者爱上某人,必会倾心相待。2、半婴儿式:这种女人知足且坦诚,她有着平和的、乐于尝试新事物的生活态度。她不需要伴侣总是说“是”,她会适时做出妥协。3、浪漫式:她则习惯双腿大开地入眠。她温和纯真,有时更喜欢接触同性,因为她的神经质和洁癖,使她对男人的体味颇有微辞。4、拘谨式:身体总是弯曲地睡觉的女人,具有性的魅力。但她极不愿意在明亮之处裸露胴体,就男性立场而言,是最不容易伺候的女性。5、趴睡式:她们充满活力,总是将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讨厌意外的事情。6、蜷睡式:有点神秘或爱耍神秘感的女人。她希望尽情享受人生,却常常压抑自己的愿望和向往。不寻找帮助,凡事自己解决问题。7、仰睡式:仰睡的女人有着强烈的想成为中心人物的欲望。8、“鹤立”式:所谓“鹤立”即单腿在前弯曲而另一腿伸直,像在迈大步。这样的女人比较羞怯,往往不说出困扰她的事,情绪波动大。虽然如此,她们是友善、合群的。然而她们真正享受自己却是在她们一反常态而敢于冒险的时候。

一旦我们对女性的睡姿所暗含的性格特征了如指掌,我们还会相信那句高亢的歌词“永恒的女性将我们引向高处”吗?我为此颇费思量。但也许这并非一句玩笑话。当我看到德国女总理在检阅军队时表露出的善良和“相当女性化”的表情,摆出调皮的姿势,我似乎相信了传闻已久的说法:这个世界交给女人统治一定会好一些。因为女性象征“生物有吸引力和结合力的方面······普遍存在的诱惑力及其无数的微笑”。尽管我看到法国和日本的国防最高长官都是女性,丝毫未动猜测她们的“睡姿”的妄念,我的潜意识中似有一种声音久久萦绕,即“女人是男人的未来”,她们会传播和平的芬芳。

回到平常的生活形态中来,人们其实没有太多的兴趣来咀嚼和验证塞缪尔·邓克博士的所有发现,即便女性自身也不是很关心。人的生命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睡眠,当然,还可以延长,为了和平和美容。我经常听到女性的一个说法是:有充足的睡眠的人会变得漂亮。这令人沮丧,不是有充足的爱情。但这也说明了女性自我安慰的成本有时并不高,给她更多睡觉的时间,让她每一次都能实现睡眠的高潮,她不但会变成一个美女,还有可能成为法国诗人瓦莱里所称道的那种“聪明的女人”。瓦莱里说“和这样的女人一起时,你想要多蠢就能多蠢”。我觉得此言甚是,我有一位朋友的妻子就是这样的女性。她拒绝席梦思,只青睐木板床,这样的睡具不但保证了她的体姿的完美,同时让她始终头脑清醒,灵齿俐牙。她可以接受你所有无厘头的对话,陪着你“往下笨”,使人放弃了所有的虚饰造作的准备。

但我不得不说,假如不是有赖更多的想象,比如诗的想象:“我愿意看你/睡觉。我愿意睡觉/和你,进入/你的睡眠当它那光滑幽黑的波浪/翻卷在我的头上",而只是盯着你旁边睡着的女人在发怔,你难道不觉得有点乏味?那浮想联翩的岁月可能已成过去,你最希望她能做到的是,在你也睡去然后醒来之前,她已经清醒。但不是出于因远离而这么做,"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棉冷。”这太古意了,行不通了。当她先于你醒来,给人一个涣然一新的面貌,给人理想、勇敢和善良。或者说,给人勤劳就可以了。在睡梦中释放完了身体中的香味,女人意识到自己残留下的是丑陋,“觉醒是它(丑陋)的终结,是它特殊的死亡方式”,她下床开始忙碌,开始安排和规划,随后她看一眼那个粗心大意的男人,今天仍然要他说出那句话:在情人眼里,他所爱的人总是独一无二的。

弗洛伊德的作品如《释梦》等多以女性为研究对象,但他总是显得“科学公正”和对“儿时”的记忆的“打捞”,他的想像力是纯理性的,我从未在其中找到我感兴趣的一点:为何先于男人醒来的女人是美的?我苦思冥索。当然,我后来自认为在加拿大诗人依特伍德的诗句中找到了答案,简言之即“纯粹的爱”,诗句是这样表达的:“再一次并变成/载你归来的船儿/精心地,一朵火焰/在两只捧着的手中/你的身体躺在/我的身边,而你进入它/轻柔得就像吸进一口空气//我愿意是那空气/在你的身体里仅仅/呆一会儿。我愿是空气不被注意/又须臾不可分离”。在那个男人尚未醒来时;在那些男人都还没有睁开惺忪的眼睛之前,回味一下吧,女性,那仰面而睡的男性,你的背靠着他,你的头靠着他的肩,就像倒转的鹅卵石似的睡姿,它“充分伸展自己,开放所有感觉”,充分信任这个世界以及你的爱人,“多么安全啊!”随后你自然地醒来了,先于一切的男人,你看见了生活的全部,你了然于胸,男人要通过你才与它们相通。他们需要你的庇护,因为他们正在“穿越那片透亮的摇曳着蓝绿枝叶的树林”,以及“山洞”和“最强烈的畏惧”,他们将跟随你走出睡眠的长长的阶梯,长长的梦。1.pic copyUntitled1

Please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