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阅读|写给20岁的儿子

转载自张文质家庭教育研究
作者:晓丹 荐读:大侠

儿子,今天是你20岁生日。啊,已经20岁了!从一个不到8磅重的小婴孩,忽然长成了一个1.78米的大小伙,就是天天陪伴你长大的妈妈,也不得不赞叹生命的奇迹!20年,听起来很长,却仿佛只是倏忽瞬间,有多少关于你的事情已被妈妈遗忘,又有多少成长中的故事,还盘旋在妈妈的脑海,在你20岁生日这一天,让我把记得的事情一件一件讲给你听。

其实在你长大的过程中,我跟你讲过很多你小时候的故事,尤其是你出生前后的事情,我在你16岁生日那年讲给你听,你听了之后惊叹地说:“妈妈,我像是一个奇迹婴孩(miracle baby)!”

“奇迹婴孩”,我喜欢这个词!在中文里,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表述,大概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很少相信超自然的奇迹,而我从你的身上,却深深感受到奇迹,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奇迹,上帝一直在保护你!我相信上帝在保护你的同时也托付了特别的使命给你,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需要你自己去求问上帝,去寻找和发现。

为什么说你是奇迹婴孩?因为在你还只是以一个染色体的形式出现的时候,你的存在就受到极大的威胁。那是结婚三年后的一天,,我去医生诊所做常规检查,并向医生咨询怀孕前的准备事项。医生为了使我怀孕阶段不会感染上麻疹、风疹和德国寻麻诊的病毒,给我打了一种叫MMR的疫苗,并嘱咐我三个月之内不能怀孕。而事实上,他给我打疫苗的时候,我已经怀孕两周,他用尿液测试没有测出来!我们寻找城里最权威的妇产科医生咨询,他说,这种疫苗里的病毒如果跑到胎盘里会影响胎儿发育,重则脑瘫、蒙古症,轻则兔唇、六脚趾,但按照统计来看,实际的例子还不多。我问风险有多大,他说你没摊上就是零风险,摊上了就是百分之百的风险。那时我已经信耶稣了,知道生命是上帝给的,不能由我随便取缔。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内心挣扎和祷告,我终于决定让上帝来掌管一切,我要生下你!儿子,想想看,我若那时不认识神,定会像世人一样去堕胎,心想反正我还年轻,将来再怀孕也不迟,那样的话,从第一时间起就没有你了。

好容易盼到分娩的时刻到来,你却迟迟不肯出来,那晚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护士说已开了九指,还要再等一会儿。已是深夜,我也朦胧睡去,忽然被护士急促地开门声惊醒,只听她在对讲机里呼喊医生,说检测器里胎儿的心跳只剩下30!医生立刻从旁边的休息室冲进来,在我的肚子上不停地使劲揉,终于检测器上显示的心跳又慢慢恢复上去。医生说刚才胎儿的脖子被脐带缠住了,看来不能再等,需要做剖腹手术。就这样,妈妈挨了一刀,你终于得见天日。这是第二劫,我听过不少关于临产的妇人生下死婴的事情,很多都是被脐带缠死的,想想真的有点后怕。

我这里要提到你的接生大夫查德医生,他是个美国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也是当时城里口碑最好的妇产科医生,他不仅救了你的命,他也亲手迎接了你另外三个妹妹弟弟的降生,每次都是半夜,他守在我病房的隔壁,一有动静就跑过来紧急处理。有两次并不是他值班,可我不放心其他人,请求护士给他打电话,他接到电话就从家里赶来看护我。如今他80多岁,早已退休,他的敬业,他对病人的尽责,对我的关爱和帮助,我一直都铭刻于心。儿子,你知道吗?很多时候上帝是通过生活在我们周围的人传递他的爱,这些人就是天使。你从小到大的生命遇见过很多天使,你也要成为别人的天使。

再回到你出生的故事。你生下来之后,护士把你用一块单布包着,放在一个小床上,用暖暖的灯光照着,最初的啼哭让你耗费了精力,你在暖暖的灯光下安然睡着。不知过了多久,你爸爸来到病房,他忽然按响了紧急铃声,很快护士跑进来,你爸爸问:“小床温度为什么这么高?这灯光有点不对!”护士检查之后说:“糟糕,灯光控制器坏了,本来到达一定温度就不应该再升温的,这样的事情还从没有发生过,真奇怪!”又是可怕的一劫!要是你爸爸晚来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呢?我连想都不敢想。

在医院的第一天,还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护士把你趴着放在小床上,你居然用两只小手撑着小床,一而再再而三的努力,终于将小脸从左边转到右边!刚生下来的小婴孩,全身都是软的,你的力气从哪里来?护士十分惊奇地说:“这个动作起码要一个月以上的婴孩才能做,这孩子不一般!”

你的婴儿时代基本是在音乐中度过,每次你不耐烦或者想哭的时候,只要一听见音乐,你就能马上安静下来,可以睁着乌溜溜的眼睛,静静地听上一个小时,表情也会随着音乐的旋律而变化,欢快的音乐会让你神采飞扬,忧伤的旋律也会让你神情沮丧。你长大以后弹钢琴,老师说你的音乐感觉极好,是你天生基因里就有音乐细胞,还是那时打下的基础?或者二者兼有?

你两个月的时候会用眼睛和妈妈交流;三个月的时候开始注意自己的手,总把右手举起来,左看右看;四个月你会咯咯大笑,对着玩具说话;五个月会翻身;六个月会握住大人的手坐起来,然后站起来;八个月你会明确地叫妈妈;十个月会推着自己的婴儿车朝前走。那些日子,妈妈最快乐的事情是每天陪你玩,记录你每天的不同,我看见你不但身体在长大,智力和情感也在发展。

你1岁的时候就表现出极好的记性,自己放的东西总能找到,好几次你的奶嘴不见了,问你记得放在哪儿了吗?你会想一想,然后牵着我的手去找,有时候在枕头底下,有时候在沙发缝里,有时候在玩具堆上。有一次我要打电话,却找不到电话簿,问你看见了吗,你望着我想了几秒钟,忽然起身走到你的玩具汽车边,从后车盖里拿出了我的电话簿!

你小时候最喜欢看的第一部电影是卡通片《Dombo》 ,就是那只用耳朵飞翔的小象,小象的妈妈为保护小象,发脾气打了人,被人关在黑屋子里,小象去看她,每次看到他们分别的时候,你就不停地哭着说:“不要拜拜!不要拜拜!”我知你是一个心地敏感善良的孩子,那么小就能感知与亲人分离的忧伤。

你2岁多的时候已经能说很多话。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学医的阿姨,问你长大要不要当医生,你很坚决地回答说:“不要当医生!”

阿姨开玩笑说:“不当医生你要当什么?是不是想要当总统啊?”

你认真地点点头:“是,当总统!”

阿姨大乐,问:“你知道总统是干什么的吗?”

“演戏的!”哇,才2岁多,就知道总统是演戏的,这观念是从哪儿来的?

“演什么戏?”阿姨继续问。

“演好戏!”

“好戏演给谁看?”

“给妈妈看,给爸爸看!”

这是一个2岁孩子的童言,却给大人留下深刻印象,至今那位阿姨聊天时提到这事依然忍俊不禁。

你两岁半的时候,妹妹出生了,那段时间,妈妈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就是突然中断了给你的时间。我原本可以带着你一起照顾妹妹,给妹妹喂奶的时候让你站在身边,看看小妹妹吸奶,摸摸小妹妹柔软的小手,慢慢地教你如何接纳新来的妹妹。可因为你不习惯妹妹的到来,每次我抱妹妹的时候你就哭闹,我不得不把你交给奶奶管。有一次我在给妹妹喂奶的时候,你想站在旁边,可奶奶硬是把你带走了,并且关上了房门,你大哭的声音传来,让妈妈十分揪心。后来,你不再哭闹了,也与妈妈明显生疏了。现在想来,那是一段多么为难你的时间!你生下来之后,妈妈就是你的全部世界,可忽然你觉得妈妈“不再爱你了”,这对2岁的你来说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一年以后爷爷奶奶回国,他们也舍不得你,就把你带回去了。你走后我天天想你,真后悔不该作出这样骨肉分离的决定。每次看到小象Dumboo,就想起你说的“不要拜拜,不要拜拜”,我的眼泪总是夺眶而出。两个月以后,我终于忍受不住思念的折磨,决定把你从爷爷奶奶手上要回来,刚好你的叔叔要来美国留学,就把你带回来了。在机场见到你的那一刻,我把你紧紧搂在怀里,发誓再也不让你离开我。可是你的表情却很漠然,这让我很伤心。

你回来的那段时间,一直就是这样神情冷淡,有一次我问你知不知道妈妈爱你,你说不知道。这个回答令我难受至极,我知道是自己错了,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把你推开给了别人,以至于我心里对你的至爱,你却感觉不到。多少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啊!明明爱得死去活来,却由于表达方式不对,对方不能领受,最终形同陌路!但我没有灰心,决定用我的行动赢回你的爱!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临睡前我都在床上陪你一会儿,和你一起念书、讲故事,和你一起祷告。平时也常常抱你,亲吻你,不断用言语告诉你,妈妈何等爱你,而比妈妈更爱你的还有上帝。就这样几年过去了,我终于看到了果效。那是你6岁的某一天,你从学校回来告诉我,今天班里来了一个新同学,课间一起玩的时候,有一个小朋友对那个新来的同学说:“我不喜欢你,不要跟你作朋友!”那个新来的同学都快要哭了。我听了也为那个小朋友难过。我问你:“如果你去到一个新地方,有人这样对你,你会怎么样?”你说:“我会不在乎,因为我知道上帝爱我,妈妈爱我。”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欣慰的回答,我所做的全部努力,都在这句话里得到了最好的奖赏!那年的生日,妈妈给你做了一个枕头,中间印了一张你的照片,旁边写了两行字:“God loves me ! Mom loves me !” 也是在那一年,外婆来美国认识了耶稣,决定接受洗礼成为基督徒,你主动提出来要和外婆一起受洗,你已经明白了要将自己交给上帝。从此后,我不再为你的心理发展担心,我知道上帝会一直引导你。

小学三年级你就告诉我,你是班里最Funny(滑稽)的小孩,因为你讲的话总会逗人笑,尤其在别人不高兴的时候,你会逗人开心起来,这一点,妈妈也领教过。有一次,因为你做的什么事让我不高兴了,正生你气,你却跑到我面前来仰脸望着我说:“妈妈,你的眼睛真漂亮!”还有一次,你洗澡弄得卫生间地上全是水,我责备你,你却嬉皮笑脸地说:“妈,淡定些,地球上百分之八十都是水。”你的话让我转怒为喜。后来我也渐渐发现,你的幽默感使你人缘很好,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教会,你都有很多朋友,他们都是真心喜欢你!你11年级的时候,在一场高中生晚会上做节目主持人,台下笑声不断,好几次,学生们举着写有你名字的纸板,持续狂热地喊着你的名字,妈妈坐在下面,心里真是激动不已。

回忆从前的日子,另外一些事情,你也着实让妈妈深深地担忧过。前面说了,你从小的音乐感觉就很好,五岁妈妈就送你去学钢琴,老师也认为你是块好材料,很认真地培养你。你七年级的时候,13岁,获得全州钢琴比赛第一名,教会也开始邀请你成为主日崇拜的司琴。那时候我想,将来你走音乐家的道路也很不错啊!可是到了八年级,忽然有一天你对我说:“妈妈,我不想再去上钢琴课了。”我大吃一惊,问你为什么,你说:“不为什么,就是没兴趣了,而且越往后功课越多,课余时间很有限,我想去尝试一下别的事情。”我问你什么事情,你说:“Let’s see(看看吧)!”“Let’s see”是你的口头禅,当事情没有结果的时候,你总说“Let’s see”。我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理由,也不能同意这样的决定,跟你好说歹说了无数次,你就是不听,还对我说:“这是我的生活,不是你的,你应该尊重我的选择!”后来我发现,你说要去尝试别的事情,原来那段时间,你是迷上了“街舞”。知道街舞吗?就是头和肩膀在地上乱转,手不着地可以临空翻腾的那种没名堂的舞,最早是纽约街头那些无所事事的黑人青年发明的。就为这种既不雅观又有危险的所谓街舞,要放弃学了这么多年的钢琴,你是不是疯了?你没疯,我可要疯了!

11
屏幕快照 2016-05-06 下午1.18.06Untitled1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