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芭《花木兰》轰动华府

中国流传千年的故事花木兰首次登上了美国舞台,9月7日,辽宁芭蕾舞团原创芭蕾舞剧《花木兰》在经历了纽约、费城、波士顿几站巡演后,于首都华盛顿DC倾情上演了美国最后一场。

现场观众云集,华府各界人士齐聚一堂。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李克新公使及夫人、徐学渊公使及先生、钟瑞明公参兼总领事及夫人、赵海生公参及夫人、杨东参赞兼副总领事、李民参赞兼副总领事等均到场观看,并在演出结束后上台与远道而来的辽宁文化演艺集团主任韩伟、辽宁芭蕾舞蹈团团长曲滋娇及演员们合影留念,表达了对这场轰动美国首都的高大上艺术精品的深情谢意。

西方艺术与东方故事的融合,中国演员过硬的芭蕾功底和传神生动的表演,情感丰富的原创音乐,特别设计的灯光,不到两个小时的整场演出,牢牢吸引住了现场观众的心,最后全场1000多名不同族裔的观众,以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回报这场演出,在演员多次谢幕中,全场依然起立,掌声雷动。艺术的感染力让人热血沸腾,热泪盈眶,演出带来的艺术效果轰动了大华府。

花木兰,一位传奇女英雄,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在美国也随着多年前迪士尼动画电影《花木兰》而走进了千家万户。但令美国观众没有想到的是,中国辽宁芭蕾舞团用西方芭蕾艺术的表现方式和中国交响乐为音乐灵魂,通过近五十位演员,专业、精准、传神、细腻的动作表演和神态表演,将一个耳熟能详的东方传说再现于舞台上,一些美国白人观众和非裔观众口中念着“mulan,mulan……”伸出了大拇指,一个东方艺术形象花木兰成功地走进了西方文化的世界,走进了西方观众的心田。

芭蕾舞剧《花木兰》以古老的《木兰辞》为文学基础,在原作大片留白处,特别是花木兰与将士们金戈铁马、戍守边关、冷月朔风的军营生活,为芭蕾舞剧《花木兰》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广阔的表现空间。

开场,昏黄如血色的灯光,苍凉而悸动的音乐,勾勒出大漠重重边关中一个持弓将士的背影,紧接着一个精心构思的屋舍,滑入舞台视野,将观众的思绪拉入倒叙的回想情节中,让花木兰的主观意识与客观情境交汇,虚实结合,紧凑、鲜活、抽象地表现木兰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家的女孩,快乐天真的成长历程,随着一群群耕作小伙和飞梭走线纺织姑娘的群舞,而表现出恬静的田园生活画面。但是在征兵军帖的颁布中,花家陷入窘境,经过一家人的挣扎,花木兰悄悄地乔装改扮成男孩子替父从军上了前线。演出中无论是群舞演员,还是主要演员,情感交流与音乐相通,动作、表情相互交织,将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家国情怀,鲜活生动地塑造在芭蕾舞台上。

一幕幕紧张而动人的情景扣人心弦,将花木兰初入军营体力不敌队友,在李将军引领下刻苦训练成长的经历丰富得入情入理;在与敌酋的多次周旋征战中,与将士们建立起深挚的战友情。特别是花木兰遭敌奠偷袭即将中箭时,李将军飞身挡住了箭。当花木兰在清冷的月光中为失去一位骁勇善战的战友仰天哭啸、掩面掬泪时,感动了无数观众,眼泪禁不住簌簌而落;又当花木兰终于卸甲归田,换上女妆面见年迈父母和长大的弟弟,以及乡亲们时,又不禁让观众感怀而落泪。舞台上这些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将一种坚韧不拔、有情有爱、有血有泪的英雄气概,表现在每一个足尖的旋转和肢体的收放中,战袍与衩裙,刀光与剑影,百姓与将士,和平与战争,这都是芭蕾艺术带给观众的思考与感怀。

谁曾想到,一个传统的中国故事被这种大胆而新颖的尝试展现在舞台上,短短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营造的艺术震撼力超出了想象。而且《花木兰》的音乐作曲堪称贯穿全剧的灵魂,运用了多种器乐,西方与东方民族器乐组合运用,抒情时悠扬凄婉,雄壮时恢宏大气,鼓声、号角的运用如点睛之笔,恰到好处。

艺术,不拘于任何一种形式,不囿于任何一种语言,不限于任何一个地域,芭蕾舞剧完好地将花木兰所喻示的民族情怀,文化情怀,美学情怀都传递了出去,传播到每一位观众心里,自然而然地引起共鸣,引发回响,引爆赞誉。

辽宁芭蕾舞团团长曲滋娇说,“我不想带我们获得国际大奖的《天鹅湖》出国,我想用中国芭蕾来讲述中国的故事,让世人知道有一种东方传统的美是永远感动人心的。”辽宁芭蕾舞团做到了,他们以获国际芭蕾舞多项大奖的于川雅、敖定雯、李偲旖、张海东、王占峰、常斯诺等组成明星阵容,美国巡演所到之处,皆引发轰动效应,让世界见证了中国芭蕾的奇迹,让世界融入了东方文化的灿烂。

这场堪称华府最高水准的完美演出,离不开华府各界侨团的倾情支持,从承接活动开始到演出结束半年多时间里,美中实验学校精心组织,搭建起强有力的联络、宣传、售票、后勤团队,并与华盛顿同乡会联合会、希望中文学校、哈维中文学校/文化中心、美中经济文化交流协会、美国妈祖文化交流协会、中舞联盟(北京)艺术中心共同协作,为华府观众呈现了一场最高水平的艺术巨作。演出现场,侨界侨领王耀辉、傳国毅、王孟琛、张莉莉、孙杰、陈卫平、黄河、戴海宁、夏祥波等早早到场,忙前忙后,体现出海外华人团结一心的民族凝聚力。

观众点评精选:

从一千多年前的北朝民歌《木兰辞》中,我知道了这位中华民族传奇女英雄花木兰的名字。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她代父从军,杀敌卫国,居功至伟,却婉拒官职,回归故里,依然过着中国普通百姓心中向往的田园生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花木兰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孝、悌、忠、信”的榜样,她具有英勇战士与温柔女儿的双重美,我喜欢花木兰。——一位资深文艺界人士

芭蕾舞是一项综合艺术,不但需要有好的故事,还要有好的表现方式,这就离不开音乐、灯光、布景、造型、服装、道具、表演等等许多环节的配合,如果哪一个环节配合不好,整出剧就会显得单调枯涩不流畅,所以一部好的芭蕾舞剧需要强大的演员阵容和工作人员团队,今晚看到辽宁芭蕾舞团在这些方面的表现,实在让我觉得很骄傲,来自我们中国的芭蕾艺术能与西方芭蕾媲美了,真的让人激动感怀不已。——一位华府舞蹈艺术家

芭蕾是世界经典艺术形式,起源于西方,但是花木兰又是一个中国传承千年的经典艺术形象,将这两种艺术完美结合,确实是一种创新,让我和我的美国朋友们都耳目一新。可以说,这一次的艺术创作是经典之间的对话与碰撞,巧妙地将中国精神、民族色彩、芭蕾风范、时代审美有机融合,不愧为走出国门的巨作。——一位华府侨界负责人

我喜爱芭蕾的美,足尖随着音乐直立起来,每一次起落都像一个节拍拍打在心坎上,这也是芭蕾与其他舞蹈不同的地方,她更唯美,更飘逸,更抒情,更浪漫。我让我的女儿学习芭蕾已经三年了,我会一直支持她,这种美的熏陶永远不能放弃。——一位华人中年妈妈

先前我以为自己欣赏不来芭蕾这么高雅的艺术,没想到,我也看懂了,也看到心里去了,把我这把老骨头感动得不知怎么表达才好。总之,我是买了三张最好的票,带家人一起来看的,当时他们都怀疑我的举动,现在他们可是要感谢我的。另外,我觉得我们在海外的华人要齐心,遇上这样的演出,大家要争相买票支持才好。——一位花甲之年的华人

在新中国建国70周年前夕,在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前夕,这一场来自祖国的艺术大作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情感,让我们不但欣赏到了顶尖的中国芭蕾艺术,还在我们心里点燃了为祖国蓬勃发展的艺术大潮,为传承不息的中华文化的自豪之情。我们美中实验学校与当地几大华人社团联合承办这次《花木兰》演出,很有意义,虽然大家都很辛苦,花费了很多心血,但是值了。——华盛顿演出组委会负责人

逢盛世,迎华诞,艺术以美的方式,联结起了天下华人的心。这个秋天,月圆,心圆,情更圆。

辽芭的艺术家作客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受到崔天凯大使(后排左三)的热烈欢迎。

(组委会供稿,撰稿:潘秋辰)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