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治港,别无选择! ——华盛顿和统会举行“香港回归一国两制座谈会”

座谈会会场

 

发生于今年六、七月份的多起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大游行,已经让这个东方之珠演变成为世界的焦点,同时也引起美国华盛顿合平统一促进会各位同仁的极大关注。2019年7月7日(星期日)下午,二十余位理事在马里兰州家园中心举行座谈会,共同探讨香港局势和未来发展,以及台湾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等话题。

座谈会特别邀请侨居美国,来自台湾的钟长安先生主讲。钟先生祖籍浙江,今年74岁,其父钟松先生毕业于黄埔二期,曾任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钟长安先生多年来走南闯北,多次往来于美国、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曾从事新闻、教育等多种职业,对香港回归和一国两制问题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主讲人钟长安先生

 

他说,最近发生在香港的事情让人痛心。虽然香港已于22年前顺利回归,但还不能说尘埃落定,特别是依法治国的目标还远没有实现。

打开世界地图,我们就会发现,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仰仗自己的坚船利炮,他们在世界各地抢夺地盘,抢夺资源,推销产品,做生意。随之而来的是一块块的殖民地被收入囊中。你不跟我做生意,炮来了!你跟我做生意,宗教来了!如果你到世界各地旅游,尤其是原来的英国殖民地,你就会发现,那里的法制与法治都很突出。在这些地方,都会有一个英国女王派驻的总督,然后由总督安排一些当地人出任行政长官,这也叫“以夷制夷”。总督带来了严格的法律,对当地的管理就会比较顺畅,法制的效果也就凸现出来了,1997年前的香港就是如此。即使是香港回归之后,当地的一些老人依然留恋于之前的岁月,总认为现在的香港不如从前。但他们可能忘记了,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

香港回归之后,门户开放,大陆人蜂拥而至。来的人多了,难免良莠不齐,就产生所谓的“素质问题”。假如香港民众没有包容心,就容易发生冲突了。我曾做过很多国家的移民,比如荷兰、再比如美国等等。为此,我发现一个现象,凡是当过殖民地子民的人都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心态,那就是把殖民者奉为偶像,而把自己的同胞撇在一边。1977年,我从美国途径香港回台湾,看到我的黄面孔,又讲着一口国语,那位海关官员理都不理我。我急了,随后跟他讲英语,他瞬间就换了一副面孔,变得低三下四,这就是典型的“殖民地心态”,或者叫“贱民心态”。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习惯了殖民者的长期奴役,二是大陆穷啊!从而造成不少香港人的优越心理。

现在讲法制,我曾在美国也参加过游行。美国很民主,只要你申请就可以游行,但是它有一个底线,你可以喊口号,甚至可以骂总统,但你冲击白宫,冲击国会试试,美国警察可不是吃素的!

今天的香港发生这种事情,一方面可能有海外势力的煽动,另一方面就是“殖民地心态”在作祟。对于这些深受殖民地余毒影响的人,一是要教育他们,告诉他们中国拥有悠久的历史,有灿烂的文化,有大国的风范,是值得骄傲的民族;二是要学会包容,学会彼此尊重;三是要逐步实现“去殖民化”。

香港人强调自由与民主,不久前的游行更是创造了香港有史以来参加人数最多的纪录。作为大陆,应该寻找一个切入点,慢慢化解他们的情绪,分化他们的组织,实现与大陆的共融。

说起台湾,与香港不同,香港是殖民地,而台湾不是。所以台湾的一国两制与香港的一国两制是有区别的。若干年前,我在台湾服兵役的时候,大家都在讲“一个中国”,一定要统一。可惜,两边的领导人都走得早了一点,假如蒋经国再晚走十年,他与廖承志说不定会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两岸问题。

从1945年到今天,74年过去了,至少两代人,但现在还有多少人了解那段历史,还有多少人对统一充满渴望。

美国是最不希望两岸统一的,他们希望自己的世界老大一直做下去,而对于正在崛起的中国,美国对付我们的最好策略就是分裂。

说起香港回归和一国两制,我深有感触,特别是一国两制,这是中国的基本国策,我也对最终实现一国两制与和平统一充满信心。老实讲,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当年都是兄弟,我父亲那一代人参加黄埔军校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打倒军阀,民族统一,废除不平等条约。之后他们打得要死要活,但彼此还很尊重,你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大家的分歧仅仅在于,我不赞成你的行为方式,不赞成你的思想和思维,不赞成你的主义。我们常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面临很多选择,有很多条路可以走,为什么大家不可以坐下来慢慢谈。现在最可拍得就是台独和独台,他们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在此,我送他们一句箴言,国家是武力造成的,民族是自然成长的,因此,要谈海峡两岸中国统一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我们都要改进自己做事的方法,相互认同,彼此握手。国号可以改,毛泽东假如当年不改国号,中国早就统一了嘛。

华盛顿和统会创始人黄企之先生

 

钟长安先生演讲之后,与会者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华盛顿和统会创始人黄企之先生说,香港这次闹得很大,但我认为,就是法制的问题,目前的香港没有依法办事,否则不会如此沸沸扬扬,喋喋不休。台湾问题也是一样,完全是国共两党造成的,没有两党闹分裂,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关于国号问题,1983年我就在自己的书中写道,国号不是问题,国民党、共产党的前面都冠以中国,就叫“中国”有何不可!

郭能华先生(中间发言者)

 

华盛顿和统会常务副会长郭能华认为,说到香港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也一直在思考,按说香港回归已经22年了,怎么还会发生如此震惊世界的事件。据报道,前后几次大游行,参加者已经达到几百万。而香港总人口不过7、8百万,换句话说,七、八个人中就有一个参加了游行,这可不是一个小事情。尽管我们说,其中肯定有西方的蛊惑和煽动,但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呢?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香港这个被誉为“东方明珠”的城市随着大陆经济的突飞猛进,她的优势渐渐被弱化,香港老百姓之前的优越感丧失殆尽,带给香港人的焦虑感与日俱增,他们便把这笔帐算在了香港回归的头上,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抱怨和不满;二是对香港教育的严重忽视。有没有从香港的娃娃开始,对他们进行中国古代、近代和现代史的教育,进行热爱祖国的教育。22年过去了,眼下冲击立法院的年轻人正好是回归前后的那批年轻人。所以说,目前的香港回归仅限于制度和形式上的,人心并没有回归。这次事件提醒我们,从现在开始,加强香港市民,特别是青少年的教育刻不容缓。要告诉他们,现在的香港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尽管与内地有区别,是特区,但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感不容置疑。从这引申到台湾,马英九做了八年总统,根本就没有把教育从陈水扁民进党的手里拿过来,加上后来的蔡英文,这就是二十年,台湾的年轻人怎么会有中华民族的归属感?同时,我认为,台湾的统一,无论是和统还是武统,最大的障碍就是中美关系,如果能够妥善解决好这个问题,我想两岸的统一应该是个很自然的事情。

何晓慧女士

 

华盛顿和统会会长何晓慧表示,我非常赞同钟长安先生的观点,中国必须拥有强大的国力和国防,才有可能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关于香港最近发生的事件,大陆政府一直非常克制,而且强调要依靠法制来解决香港问题。可以说,在任何一个法制的国家都不可能发生冲击立法院这样的事件,一方面表现了香港政府的容忍,另一方面也为今后更加法制的管理香港敲响了警钟。因为大部分香港人是希望香港是有序的,稳定的。香港回归22年了,大陆政府为香港所做的一切,无论是维护香港的司法体系,还是保持香港的经济繁荣,特别是帮助香港度过金融危机。现在,越来越多的香港人来内地找工作,甚至求偶,说明他们对内地的依赖正与日俱增。这本身也是一种融合的过程,我相信,今后的香港会越来越好!有人问,眼下香港事件会不会影响两岸的关系,并为一国两制的实施蒙上阴影? 我想,在一些别有用心人,或外国势力,台独、港独势力的蛊惑下,会给一些香港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而两岸统一的进程还是牢牢掌握在大陆的手上。今年三月底,我们随全美和统会代表团访问了台湾,在那里拜会了很多统派的组织和负责人,包括统一联盟、新党总部、中华统一党、高雄市议会、国民党党部等等,大家有很多互动,也发现他们对两岸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而且经过民进党的妖魔化,觉得一国两制是不可行的。其实,用台湾新党副主席李胜峰的话说,不搞一国两制,难道你希望“一国一制”吗?应该说,一国两制是对台湾最大的尊重。双方可以坐下来慢慢地谈,一定能够谈出一个两岸人民都能够接受的方案来。作为民间团体,我们应该积极推动与台湾民众的互动和交流,充分了解民众的诉求,并把和平统一、民族复兴的美好愿望传播出去。华盛顿和统会成立四十多年了,对于两岸和平统一的愿望和努力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们相信,随着一代代中国人的共同努力,两岸统一一定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定能实现!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