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善小而不为:义工是”希望”的支柱——纪念希望中文学校成立25周年

希望中文学校波城校区 李珊英

 

从1993年诞生到现在,希望中文学校已经走过了25年。

最近的一个周六,天上下起了小雪。希望中文学校波城校区校长成军军一早便在电脑前忙碌起来:手机、微信、电子邮件上不断传来家长的问询,了解学校今天是否开课;上蒙郡政府网站,查看公立学校是否有关门的决定;一旦确认,立刻通过电子邮件和微信给全校师生员工送去通知。这样的情景不仅在波城,在希望其他校区校长的家里都是如此。我做过多年校长,对此深有体会。只是那时还没有手机和微信,主要通讯工具是声声不断的家庭座机电话和纷至沓来的电子邮件。不仅仅是下雪天,在开学放假前,在换夏时制、换校址或有突发事件时,就是校长们最紧张最忙碌的时候。如果学校因故关门,校长或理事们依然要到学校门前等候那些依旧到校的粗心家长,让他们打道回府。这些事琐碎不起眼,没什么关注度,一点儿也不辉煌。这只是希望校长们义务劳动的一部分。曾经一位熟人很正式的问我:“希望”的校长工资是多少?我说:校长不拿工资。又问:那他们图什么?我说:做义工呀!

今年春天开学第一天,我按照教务长王敏的安排来给一位生病的老师代课。进入学校餐厅,右手边一字排开的学校管理团队已经坐在电脑前开始为熙熙攘攘的学生们注册。这情景何等熟悉,那么亲切。 为了这开学第一天,校长、教务长、理事们和其他义工早早就行动起来。利用别人休息娱乐的时间排课、租教室、安排教室、确定教师……。这个过程很平常,不复杂不惊人不刺激。然而,不同于其他社团搞活动是偶然为之,在希望,这是常态,且已持续了25年。我敬佩希望的义工,为他们骄傲;我也很自豪,因为我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

因为代课要领课本,我来到负责管理课本的义工王小同这里领书。突然发现他又瘦了,黑了,背也有点驼了,大箱子是不能搬了……小同管理课本已经有15年了吧?每个周六要把成箱的课本搬到车上拉到学校,卸下来,放在注册桌旁边;放学再把剩余的搬回车上运回家,放入地下室。这个繁重的工作在希望各个校区都由义工代代相传做着。我深深地体会这些义工的辛劳,因为我的夫君校迎宪曾经是希望第一任课本“搬运工”,家里的地下室也曾是多年的课本储藏室。由此联想到当年管理录像带的“搬运工”:李旭宇卜朝曦夫妇和钱敏沈雅芳夫妇。每个周末整箱整箱的录像带被带到学校给百户千家送去文化和娱乐。现在没有人看录像带了,但这些“搬运工”的默默奉献留在了希望家长和学生们的记忆中。

走过课本领取处,看见多年义工刘汉官拉着一个大箱子,背着一个电脑包走到桌前。他迅速取出打印机、电脑,连接电源,启动路由器开始工作。注册、收钱、打印、签字、复核、平账….。汉官一连串熟练的动作在我脑海里引出了一连串熟悉的身影,一届又一届注册团队的义工们。他们也许是公司高管,也许是大学教授,也许是其他各方面的精英。然而在中文学校里他们认认真真地做着简单重复的注册管理工作。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欢呼鲜有表扬,如果不是来注册,甚至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多少年了,希望每一个校区都有这样一支义工注册团队保证着学校的正常运行。

那边教务长王敏、潘建雄夫妇也拉着一只大箱背着电脑走进来。取出复印机、课程表、支票本、登记册等等,开始尽教务长和会计的职责。王敏做学校管理也有20年了,聘认教师、安排助教、排课程、管理教师、期末印奖状、买奖品、安排毕业生、组织结业典礼、算工资、审报销、发支票等等,这里没有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唯有兢兢业业,认真负责。

再走几步遇到了多年负责管理学校教室的理事马侃,帮忙打杂的老义工谢伦、张小浩,理事金家华、李腾、徐励新、蔡琦,校长成军军,还有已是希望理事长的老义工陈卫平。见到他们,回想起许许多多曾在希望服务的义工们,有非常熟悉的,有一般认识的,还有一面之缘叫不出名字的。一句老话不由涌上心头:伟大出自平凡。

不以善小而不为。 25年来,希望从当年马里兰大学校园里一个小小的暑期中文班成长为大华府华人社区最大的教育组织和活动中心,一批又一批义工就是学校的支柱!我没有详细统计过希望有过多少在册的义工,估计总有上千人吧,还有不计其数的家长和各方人士义务为学校服务过。没有义工的贡献,怎会有“希望”的持续成长和繁荣壮大!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