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我们终于见到了你!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有幸去海南岛旅游,那里被誉为“东方的夏威夷”,美极了。于是我就想,那真正的夏威夷还不得漂亮的一塌糊涂!可三十年后真有机会去了,没想到却是如此得步履维艰。

等德国镇开往BWI的大巴晃悠了一个半小时总算抵达机场,因为带的食品太多而让安检过程变得度日如年。等一切都搞定了,又因为两位老人(年龄平均88岁)行动迟缓,步履蹒跚,等我们终于挪到了登机口,则被告知,飞机已于10分钟前飞走了(好像是提前起飞了)!如果还想做这班飞机,只能等明天了!我们真是起了个大早(行李已经先我们出发了),赶了个晚集。顿时火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经过一番言辞激烈的交涉,美联航总算答应帮我们转至两个小时后起飞的另一班飞机,但起飞地点在维州的杜勒斯机场。好在有好友张乐帮忙,我们风驰电掣般地赶到机场,并在起飞前十几分钟前登上了飞机。

在计划外的飞机上百无聊赖,我只好玩起来了航拍。从几千米的高空俯瞰,旧金山原来是这个样子!

经过近十个小时的长途飞行,等我们安全抵达夏威夷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晚上七点多钟了,夏威夷首府檀香山(Honolulu)被笼罩在黑暗中。俗话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檀香山到底是什么样子,一切答案留给明天吧,太困了……

夜色中的檀香山。

 

第二天醒来,白云朵朵,阳光明媚,夏威夷以少女般欢快的容颜向我们伸开双臂,昨日的不快顿时一扫而光。

沐浴着灼热的晨光,我们直扑神往已久的珍珠港,七十年多前的硝烟仿佛重新飘荡在眼前。

被击沉的亚利桑那号战舰遗址,如今成为珍珠港空袭纪念馆。

“密苏里号”入口处时任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的雕像。他对杜鲁门命令麦克阿瑟受降非常不满,认为身为陆军的麦克阿瑟将军有抢功之嫌。

 

登上威风凛凛的密苏里号,时光瞬间回到了1945年9月2日那个举世瞩目的清晨。当日本外相重光葵拖着沉重的假肢,极其缓慢地登上密苏里号,他的周围挤满了战胜国将领和士兵。麦克阿瑟将军仅用短短两分钟的时间便宣告了二战的结束,使6000万以外的芸芸众生因此免遭战争的涂炭。

照片右侧20号为日本外相重光葵。

据说,代表美国政府签字的麦克阿瑟将军一共用了六支派克钢笔,最后一支留给自己,其余五支给了不同的人,其中包括他身后的两位将军(战争中二位被俘,被营救后每人体重不足100磅)。

代表中国政府在受降书上签字的是民国国防部长徐永昌将军。

 

我好奇地询问那位来自沈阳的讲解员,为什么会选择密苏里号作为受降战舰?这位美女的解释是,密苏里号是当时美国最新型的战列舰,刚刚下水不足一年,已经参加了至少三次战斗;密苏里州恰好是时任总统杜鲁门的故乡。第二个问题是,日本游客在参观密苏里号时会做何感想。我们注意到,在密苏里号的游客中,操日语的游客远远多于华裔,甚至可以说,我在船上见过的日本人比我一辈子见过的都多。这位姑娘介绍说,我们叫“受降”,日本人叫“停战”,一词只差,天壤之别。在日本人看来,二战的结束不仅改变了日本,使他们从此走上民主的道路,并有了今日世界经济强国的地位。同时也改变了美国,改变了世界!

密苏里号战舰

站在密苏里战舰上向前看,远处的白色建筑就是被击沉的亚利桑那号战舰遗址。

 

我在船上听到的第二个故事感天动地。

70多年前,一名日本“神风敢死队”的队员奉命执行轰炸密苏里号的任务,但他驾驶的战机不幸中弹,在甲板上摔成两截,他也一命呜呼。面对这位敌军士兵的尸体,义愤填膺的美军大兵主张焚烧或丢进海里,但舰长威廉.卡拉漢将军却认为,这位日本飞行员是在执行命令,错不在他,死后理应得到军人的应有尊敬。将军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海葬,覆盖在这位士兵身上的日本军旗是由三名美军一针一线连夜缝制的。若干年后,经过一位日本游客的努力,我们得知这位飞行员名叫石野节雄,遇难时年仅19岁。美国人人性至上的观念通过这个故事得到了完美的诠释,也不禁让我想起一句名言:宽容和尊敬来自善良人强大的内心和足够的力量!

19岁的日本神风敢死队员石野节雄。

甲板上的脚印是当时为石野节雄举行海葬时美国水兵站立的位置。

 

威基基海滩被誉为“世界顶级海滩”,这里风姿绰约,沙软潮平,摇曳多姿的椰子树随风摆动,妩媚动人。鳞次栉比的星级酒店星罗棋布,比基尼美女挤满了整个海滩。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游客们或冲进太平洋的浪涛,接受神圣的洗礼,或躺在细沙上享受正宗的日光浴,或在夕阳下散步,述说爱恋的故事,或遥望壮丽的余晖,体味生命的力量。威基基海滩闻名遐迩,绝非浪得虚名!

 

钻石山是与威基基海滩齐名的檀香山两大象征之一,据说几十年前这座活火山还在喷发,但现在已经偃旗息鼓。

今天的天气真给力,微风习习,凉爽宜人,正是登高远眺的好日子。沿着凝灰岩步道,行走在“之”字形坡道,穿越火山口内壁的山坡,攀上陡峭的阶梯,穿过69米长的隧道,登上94级台阶,顶峰就在眼前。放眼望去,世间万物被踩在脚下,大半个檀香山尽收眼底,正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下得山来,已是大汗淋漓,来一杯新榨的菠萝汁和椰子汁,清凉甘醇,沁人心脾,也为钻石山之旅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人这一辈子会有很多第一次,比如我四十年前第一次走进大学校门,三十多年前第一次与幸福牵手,二十年前第一次来到美国,十年前第一次乘坐邮轮,今天第一次潜浮。虽然因为眼神不济,看到的鱼儿寥寥无几,但本人的经历中从此又多了一个全新的小技能,哈哈!

恐龙湾因形似一条睡卧的恐龙而得名,这里水浅,潮平,鱼多,珊瑚遍布,风景美得令人战栗,如同檀香山龙眼上的一颗龙睛。本人能在龙睛上潜浮,幸也,快也!

看来提早来到檀香山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从而得以心无旁骛地慢慢游,慢慢看,慢慢欣赏,慢慢品味……

今天清晨,和太太一起徒步游览夏威夷伊奥拉尼王宫。晨光中的王宫格外威严,据说这也是美国领土上唯一的一座皇宫。200多年前,年轻的卡美哈美哈国王用智慧和胆识统一了夏威夷四岛,功绩堪比秦始皇,他的故事广为流传,深入人心,鎏金的雕像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上船了,我们顺利地与其它三个华裔家庭会合,美丽的环岛之行即将开始,驿动的心已经有点按耐不住了!

天交傍晚,巨大的邮轮安静地驶离檀香山,前往夏威夷的第二大岛——茂宜岛。

据说全球有50条最美的公路,像美国加州一号公路、66号公路等等,而茂宜岛的哈纳公路之所以能够名列其中,得益于全程超过600个转弯。公路一侧是崇山峻岭,茂密丛林。另一侧则是蔚蓝色的海水和深谷沟堑。乘车人可以尽情享受一步一景,别具洞天的绮丽风光,开车人却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哈纳公路又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公路”,是对驾驶员技术和胆识的全面考验。

沿途的大小瀑布随处可见,据说有上百个。路边的奇花异草,争奇斗艳。远处海滩遍布,游人如织,群帆点点,浪遏飞舟。更有勇敢的踏浪人,在水中上下翻飞,时隐时现。当慕色降临,潮起潮落,树影婆娑……不禁令我等诗兴大发: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顺便说一句,我们乘坐的邮轮名曰“美国骄傲”号(Pride of America),属于NCL America公司,虽然服役超过十年,但经过几次装修,风采不减当年。不仅船舱舒适、豪华,而且近十个高档特色餐厅提供数百种精美菜肴,令人馋涎欲滴。昨天,我们品尝了东方美食。之后,又光顾了西餐厅。今天,恰逢团组中一位老者76岁大寿,大家高举酒杯向老人祝贺生日快乐,服务人员为老人唱起了生日歌,那份来自夏威夷的热情和温馨感染了寿星佬和每一位团员。明天晚上,将是此行的唯一的一次正装晚餐,希望有机会能与船长来个合影,如果他是个大胡子就再好不过了,在我的印象中,船长都应该像海明威那样,既睿智又充满沧桑。

今天是停留茂宜岛的第二天。一早起来,匆匆吃过早餐,我们一行人便向着几十个迈以外的卡胡卢伊小镇进发。

这个小镇在夏威夷名声显赫,想当年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上校通过与土著人的一场战争决定了夏威夷的命运。

如今的小镇临水而建,水雾中散发出微微的腥味。小镇到处被鲜花簇拥着,这里店铺云集,异常繁荣,满大街的夏威夷服饰和工艺品让小镇显得风姿绰约,味道十足。其中几家艺术品陈列厅相当吸引眼球,也许是本人孤陋寡闻,少见多怪,我还真在其中发现了很多令人瞠目的艺术品,让人久久驻足,不肯离去。

小街中心的一组榕树群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二十几棵巨大榕树手牵手,肩并肩,经过上百年的孕育,已经成为连体树群,非常壮观,非常罕见。

如果不是来去匆匆,这个小镇完全可以逛上一天,奢侈的话可以住上几天,细细品味。

告别小镇,沿着逶迤迷人的临洋公路,无数迷你型沙滩随处可见,游人们随时脱掉外衣就可下海畅游,享受大自然的慷慨馈赠。

我常说,当一个地方有了水,便有了灵气,何况夏威夷拥有的不仅仅是水,而是整个太平洋!

 

大岛(又叫夏威夷岛)是夏威夷群岛中最年轻和最大的岛屿,总面积10432平方公里,与中国天津的面积差不多。

世界上最活跃的火山基拉韦厄、世界上最高的海上山脉茂纳凯亚(超过10058米),以及美国最大的火山国家公园都落座在该岛。从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到随处可见的火山灰岩层,从白雪皑皑的山峰到美丽的黑沙海滩,从碧蓝的海水到惊险崎岖的山间小径,让我们第一次真正领略到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的奇观。

在火山岩凝固的道路旁,一簇簇不知名的植物郁郁葱葱,随风摇动,让人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动,有时生命很脆弱,有时生命又非常顽强,就像这些昂首挺胸的小草。

沿山间公路行至海边,一幅惊涛拍岸,水击石穿的画面呈现在眼前。有人说她像中国漓江的象鼻山,但其火爆的脾气和巨大的声响远非象鼻山可比。

穿过密林和陡峭的岩石,一处隐秘别致的海滩出现在眼前。与其它海滩不同的是,这个被称为“黑色海滩”是当地非常著名的裸泳圣地。当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出现在裸泳者面前时,他们我行我素,该干嘛干嘛。反而弄得我们挺尴尬,想看又不好意思,仿佛做贼一般。遗憾的是,奈于海滩的规矩,所有进入者都不准带相机,否则会被视为对裸泳者的不敬,因此没有留下任何图像。

黑沙滩以及裸泳胜地就在这条路左侧树林的后面。

就在这个岛上,我们与太太的一对大学同学不期而遇。他们住在洛杉矶,是专程来夏威夷游览的。我们常说,地球很大,世界很小,看来的确如此。

 

可爱岛(Kauai)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位于夏威夷群岛的最北端,也是诸岛中最古老的岛。当年夏威夷的发现者——航海家詹姆士.库克船长就是在可这里登陆的。

注意,图的左上角尚待开发。

如果让我用最精炼的文字来形容夏威夷四岛,我会选择“气韵奇秀”四个字,而可爱岛就占了一个“秀”字。同时,因其颜值爆表的锦绣山川成为好莱坞外景地的宠儿,当年,猫王曾在这里拍摄音乐爱情片《蓝色夏威夷》。

这里不仅有温暖的海洋,柔和的热带海风,还有仅次于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怀梅阿峡谷,尽管她的气势和壮观不及大哥,但红色的土壤,绿色的植被、蓝色的天空和白色瀑布,使她独树一帜。

这里有“美国最佳海滩”——波普海滩,可以在拿帕里海岸的巨大悬崖上见证金色沙滩与湛蓝海水融为一体的壮丽景象。

在旅行即将结束之际,善解人意的邮轮特意沿着可爱岛的另一侧缓缓行进,使我们有机会一睹可爱岛尚未开发的那部分。但只见,绿色的植被覆盖着刀劈斧剁般的悬崖峭壁,神勇的海鸟在海水和云雾间翱翔。正当大家瞪大眼睛欣赏美景之时,两道不期而遇的美丽彩虹从天而降,引来无数游客的阵阵惊呼,仿佛是身披绶带的山神在为船上两千余位游客款款送行。一对数次光临夏威夷的老夫妇显得非常激动,这是他们平生第一次看到双彩虹,其实,我们也是。

最近,我一直有个问题搞不明白,为什么微信朋友圈一次只能发九张照片,是奈于平台容量,还是……?因为,自从踏上夏威夷的那天开始,我才真正体会到一步一景,别具洞天的意义。美景比比皆是,惊喜随时随地,几乎每天我都要经历如何取舍图片的纠结当中。一位朋友对我说,你的照片拍得就像明信片,太漂亮了!我对他说,不是我的技术有多么高超,而是夏威夷的一切都是那么美丽动人,你要做的只是举起相机,按下快门而已!

在与夏威夷依依惜别之际,望着有些黝黑的皮肤,我想对自己说,不敢说今后会不会再来,但此行已经心满意足,无论是视觉,还是味觉都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感谢同行朋友的一路关照,感谢风行公司的周到安排……

最后我想对还没有到过夏威夷的朋友们说一句,去吧,夏威夷一定会让你——不虚此行,真的!

(文、摄影:孙殿涛)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