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华人维权——程绍铭律师凯旋弗吉尼亚法庭

李静(化名)女士,是一名来自于北京的中学教师。她在北京的一所中学任职班主任老师20余年,为人勤奋善良,曾多次被区教委评为优秀教师。李静于八年前移民美国,虽然英文水平并不高,但到弗吉尼亚之后通过三四年的努力学习, 终于拿到了按摩执照。而后便在汉诺威郡中国人开的按摩店做按摩。汉诺威郡位于弗吉利亚州东部,景色宜人,到处是成片的森林和农田, 特别适合喜欢田园风光的人居住。 李静喜欢汉诺威郡的安静祥和, 也非常珍惜这份按摩店的工作。 按摩店的工作很辛苦,有时一天下来李静累得脚摊手软,但是和很多亚洲女性一样, 李静任劳任怨, 从不叫苦。 李静有一个美国梦, 她的梦就是成为一名美国公民。

 

2015年,一位卧底警察曾两次到访李静工作的按摩店。警察第一次去是为了踩点, 摸清按摩店的情况,他只做了60分钟的按摩。 李静工作的按摩店坐落在一个小的购物中心, 进门以后是前台和一个小的等待区, 按摩店里面是四间按摩室。 根据按摩店的规定, 按摩店的员工在工作的时候, 按摩室的门必须开着,以防有些客户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第二次警察首先做了30分钟按摩并支付了40美金,后又追加30分钟额外支付了20美金,总计支付60美金。而在一个小时的按摩快结束的时候,该警察又先后提出三个要求。首先警察要求李静给他手淫且双方认定这个要求确实是由警察提出,李静当场表示拒绝。后又询问李静是否有避孕套,要求发生性行为,该要求也由双方共同认定确实由警察提出,李静同样当场表示拒绝。随后,警察又一次提出让李静为他手淫,警察的指控是这一次李静同意了,并收下了60美金作为酬劳,所以总共收了120美金,而李静坚持从未同意这些要求也没有收过额外的60美金。

 

随后弗吉尼亚当地警方将李静逮捕,弗吉尼亚检察官根据汉诺威郡当地的地方法规第17-7条,以引诱卖淫或不道德行为罪指控李静。案件于2016年3月在汉诺威郡地方法院开庭,结果却是一审败诉。法官认为警察的话更有可信度,警察坚持说李静有接受60美金为其做性服务,法官予以采信。因此李静被判有罪,弗吉利亚案件系统里李静将有引诱卖淫或不道德行为的罪名。依据弗吉尼亚法律,程绍铭律师于一审结束10天之内上诉到汉诺威郡巡回法院,并要求进行陪审团审判。

 

该案件二审于2016年7月开庭。汉诺威郡居民大多是从事农业生产的当地人,一进法院,除了程绍铭律师和李静都是当地的白人,没有任何亚洲裔或其他族裔的人。看到这种场面李静感到非常害怕,压力很大。

 

庭审开始,程律师首先提出了认为汉诺威郡的法律是违反美国宪法的,因为其把两个举证责任要求完全不一样的罪名即对举证责任要求很高的引诱卖淫罪和对举证责任要求很低的引诱不道德行为罪并列放在了一起。检察官一开始以引诱卖淫罪起诉李静,而后更改为以引诱不道德行为罪起诉,而根据汉诺威郡当地法规第17-7条,首先出现的是引诱卖淫及不道德行为罪,大家自然想到引诱卖淫罪是在第一的。因此程绍铭律师要求法庭认定汉诺威郡的这条法规是违反美国宪法的,法官没有同意这个诉求。

 

在接下来的庭审过中,程律师主要抓住两个要点进行强有力的辩护:

从犯罪构成的角度。起诉罪名是引诱卖淫及不道德行为罪,该罪名的构成要件之一是引诱(solicitation)。 引诱是谁提出这个要求,谁才可能成为该罪名主体。警察和李静一致认为这些要求都是由卧底警察提出来的,那么如果是警察主动提出来的,怎么可能是李静引诱呢?程律师跟陪审团举了两个生动的例子:假设一个行人过街的时候,毒贩问需不需要买毒品,行人说我需要买,那么如果毒贩被指控引诱贩卖毒品罪,罪名可以是成立的;换一种情况,如果是卧底警察扮作毒贩在街头卖毒品,问行人需不需要买毒品,假设行人买了毒品,行人被指控引诱或唆使别人贩卖毒品,那么这个罪名肯定是不成立的。

 

从证据法的角度。警察说他身上藏着录音机和录像机,但在按摩结束后的30分钟交易时,由于电池断了,手淫交易的这一段并没有录上。但他在法庭发誓这个交易肯定发生了。在美国证据制度里面,有录像的存在必须提交录像作为证据,而没有录像法官及陪审团无法判断证人的说法是否属实。

 

另外,警察向法庭出示了60美金,而不是他所声称的120美金,程律师向陪审团解释,这60美金作为证据恰好印证了李静的说法才是真实的,李静只收了60美金做按摩,而交易的另外60美金并没有收到。程律师还发现一个细节是对李静非常有利的,就是做按摩的过程中门都是开着的,门从未关上。随后,程律师再次举出两个例子支撑自己的论点:第一,仅仅依赖一个人的证词判定另一个人有罪,这种证词的可靠性很低。设想警察说他看见甲用刀戳到乙的心脏把乙杀了,然而警察不能出示任何凶器,也不能提供尸体,这种情况,仅仅根据警察证词,甲是不是可以被认定故意杀人罪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第二,在最近由程律师代理的一起刑事交通案件中,一个美国的四星上将被指控超速驾驶。下面有两套辩护理由:第一套辩护理由是被指控的四星上将在美国海湾战争里指挥了美国上万人的军队,他会为了一个超速撒谎吗? 抓他的警察才刚刚从警察培训学校毕业三个月。一个是四星上将,一个是刚刚毕业的小警察,谁的话更可靠呢?第二套辩护理由是, 让警察出示雷达测速器的记录,用雷达测速器的记录来判断将军是否超速。显而易见,我们当然是采纳第二套辩护理由。依据雷达测速器是更可靠的。因此我们的案件也一样,如果没有合法的事实依据支撑指控的话,就等于没有完成举证责任,没有达到让人确信的举证标准。

 

辩护结束之后,休庭不到十分钟,七位陪审员就回到陪审席。这说明陪审员们很快便作出了最后的判断。这时被告席上的李静由于无助和恐惧开始啜泣。当陪审团宣布李静无罪的一刻,李静激动地一下子哭了出来,一直陪伴在侧的程律师也热泪盈眶。李静表示没有想到程律师的英文和思路逻辑性都非常强,整个庭审过程中表现相当优秀。虽然对方的检察官吾德先生是在当地非常有经验的检察官,但程律师用他的能力和精彩表现力压对方,不仅证明了他作为律师的风采,也为一位在美华人赢得了自由, 并让她有机会实现她的美国梦。(本报记者)

 

程绍铭律师简介:程绍铭律师是泰和泰华盛顿律师事务所主任, 法学博士, 拥有弗吉尼亚州, 马里兰, 哥伦比亚特区, 美国联邦法院, 美国税务法院律师执照。 电话: (703)887-6186, 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号: a28957423。Untitled copyUntitled屏幕快照 2016-05-06 下午1.18.06Untitled1

Please share:

2 thoughts on “为华人维权——程绍铭律师凯旋弗吉尼亚法庭

  1. 转:
    问:”马列主义是不是西方那一套,为什么要我们接受?”
      答:“马列主义是西方精华,所以才接受!”
      问:“即然马列主义是西方精华,那西方人为何不接受?”
      答“西方人是傻逼!”。
      问:”西方人是傻逼,那你们为什么都把子女送到西方去接受傻逼教育?”。
      答:“你是汉奸,你是美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