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前逛白宫

孙殿涛

        来美国17年,在大华府生活16年,要问我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我张口就来,不打奔儿——白宫!

        想当年,刚来华府就赶上美国百年不遇的“9.11”,人们的恐惧感达到极点,原本定期开放的白宫赶紧贴出告示:为防恐袭,谢绝参观。理解,毕竟是美国总统的住所,安全压到一切!

        十几年过去了,那座让很多外国人大失所望的白色小楼虽然偶尔开放,但预约的国民数不胜数,真想走进去并不容易。因此,参观白宫成了许多华府人的一种奢望。

       上周,偶然接到白宫的邀请,约我和几位朋友一起去白宫游览,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为了这次千载难逢的白宫之旅,除了带上必要的证件,我提前准备好了照相机,换上新的储存卡,为电池充满了电,希望能够满载而归。

白宫发的参观须知

介绍圣诞白宫的小册子

        入门受阻,化险为夷

        星期二上午,我们乘地铁匆匆赶往DC,走出地铁站,远远望去,白宫近在眼前。

白宫侧面

        可没想到的是,还没进大门就吃了一记闷棍,弄得我不知所措,甚至是狼狈不堪。

        在白宫临街的入口处,一位黑人女警官检查了我的手续后,正要放行,但随即又拦住我说,带相机进去没问题,但你的相机包绝不能带进去!

        天哪,为了轻车简从,避免累赘,相机包里除了机身,还有变焦镜头、电池、充电器、相关证件、钱包、手机等一大堆东西,几乎承担了一个旅行包的功能。不让我带包儿,这些东西该如何处理?扔了,没病吧?我试着跟她沟通,但她却面带微笑,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心有不甘,问:能不能放在离她不远的花池里,等出来后我再取。她断然拒绝,并严肃地告诉我,我的包绝不能出现在她视力可及的地方。

        这可要了亲命了,急得我是满头大汗,不知所措。但有一点我明白,绝不能为了这个包儿而放弃参观的机会。没办法,我只好把包里所有东西都掏出来,放进大衣口袋。当天气温奇高,原本以为多余的大衣不承想却派上了大用场。随后,我忍痛将跟随我十年的相机包远远丢到一棵茂密的松林内,并且用树枝遮掩起来,祈求我出来的时候,它还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

        就在我恋恋不舍地走向白宫的时候,奇迹出现了,我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哇塞,我的命真能这么好?我当即委托这位朋友帮我照看相机包,随后一身轻松地走向白宫大门。我甚至有点相信了,难道上帝真的存在?

        之后,顺利通过五道关卡,终于走进了白宫的大门。不过,在第五关,也就是通过安检通道时还有一个小插曲。执勤警官看到我从大衣口袋中不间断地掏出那么多东西,他一脸严肃地来了一句;“你确信再没东西了,你难道是魔术师?”我靠,美国人太逗了!

里面的人正在排队等待安检。

        银装素裹,花团锦簇

        近在眼前的白色小楼尽管与庞大的中国故宫根本不属于一个数量级,但其神秘感和知名度甚至要超过故宫。

        这座位于华盛顿DC宾夕法尼亚大街1600号的白色建筑始建于1792年,110年后被时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正式命名为“白宫”,是美国总统的居住和办公的场所。二百多年来,白宫先后迎来了除开国元勋华盛顿以外的44位总统,因此成为美国政府的代名词,它对世界的巨大影响力不言而喻。

        如今,当我们真的走进这座神秘的建筑,心中难免怀有一种敬畏的心情。

        来之前,有媒体报道,今年的白宫圣诞与众不同,大概是由于第一夫人梅拉尼亚·川普的入住,她不仅是一位业绩骄人的模特,而且还是位彻头彻尾的欧洲人,据说她几乎参与了白宫圣诞装饰的每个细节。

        走进白宫,一股浓烈的节日气氛扑面而来,到处是花团锦簇,到处是银装素裹,到处是彩灯闪烁,到处是笑脸和悠扬的琴声,让人们彻底忘记了白宫斜对面国会山上的剑拔弩张。大厅正前方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向每一位走近她的人微笑着,仿佛对大家说,欢迎您走进白宫。

        拐过一个小弯,便是一条长约30米左右的长廊,这可是今年圣诞白宫最打眼的地方,也是第一夫人最得意的作品啦。

        长廊两则30多盆纯白的枝条打造出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每一个穿梭其中的人都仿佛置身仙境,瞬间被赋予了仙风道骨的味道。我猜想,这可能与第一夫人最喜欢白色,以及她的故乡——斯洛文尼亚是冰雪王国有关。

        在白宫深处,无论是总统书房,还是休息室,无论是蓝厅、绿厅,还是宴会大厅,每个房间都被赋予了一个主色调,有的洁白,有的鲜红,有的碧绿,有的湛蓝,从中可以看出第一夫人的品味和审美均属一流。

 

        除了无处不在的皑皑白雪和圣诞树外,有三个地方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一是入口处一个普通的木质柜橱内,珍藏着几十位总统专属的陶瓷餐具,从中不难发现每个总统的不同喜好和个性。如林肯的浓烈,罗斯福的古朴,里根的华贵,克林顿的浮华,奥巴马的简约等等。仔细看,每套餐具上都有总统的特殊印章,做工非常讲究。咦,好像没发现川普总统的,是忙着推文没空设计,还是有现任总统无需陈列的规矩?

        第二个是悬挂在绿厅窗户上的一幅漏雕木刻画,据说这是二百多年前第一个在白宫举办圣诞晚会的约翰·亚当斯总统,特意为孙女做的圣诞礼物。画面中透着深深的爱意,很让人感动。

        第三个是出口处大厅特别制作的门饰,两面国旗、威武的白头翁国徽和四周排列的雪松,让这一方天地充满了庄严和神圣的味道,这与川普总统反复倡导的美国优先,美国伟大的理念十分契合,更令每一位经过这里的游人忍不住驻足留念,仿佛从中可以感受到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

        白宫,我们还会再来!

        我们参观的路线肯定是经过特殊设计的,它不仅避开了白宫的办公区域,而且一步一景,令人赏心悦目。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我们经过的面积,大概相当于白宫实际面积的三分之一。

        白宫里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客气,彬彬有礼。

        路过微型纪念品专柜,尽管价格不菲,我们还是忍不住买了两件纪念品,毕竟来白宫不像去超市那么方便,谁知道下次再来会是什么时候。但我告诉自己,有机会一定再来,因为这种走马观花的方式根本无法满足我的好奇心。希望下次再来,会有更多的发现。

        临出门时,再次碰到进门时那位让我急出一身热汗的黑人女警官,我提出跟她拍照,她欣然同意,分别时还特意问了一句,你的包没什么麻烦吧?弄得我心里热乎乎的,并对她的敬业和人情味多了几分尊敬。

        还有一件不得不提的小插曲:当我们在白宫东门排队准备进门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瞬间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精致的外貌,魔鬼般的身材,一头飘逸的金发,一袭鲜红的羊绒大衣,像极了第一夫人梅拉尼亚·川普,身边还有两位警察随身护卫。还没等大家醒过味来,那道红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内……

        此次白宫之行,既逛了白宫,又见了“第一夫人”,我赚大了!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