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长椅一万元——纽约中央公园椅子的故事

纽约中央公园里有9485个椅子。坐在上面可以休息、打瞌睡、读书、喝咖啡、吃夹着手撕猪肉的三明治、喂鸽子、等朋友、和间谍接头联络。或者,只是懒洋洋地坐着,什么事情也不做。

也可以转过身子看看椅背牌子上写的东西。中央公园的椅子,不只是供休息,而且,它带着回忆,记录着一个又一个故事。

公园购物中心附近有一个椅子,上面写着:“两只红狐狸和一只小狗。”

这是什么意思?

这故事要从凯伦•梅先生65岁的生日讲起。他叫托尼,是银行家,在华尔街工作,凯伦为他捐了一个中央公园的椅子作为生日礼物。她在牌子上面写着:“托尼,不管是赚了、输了、还是打平,我都会跟着你。爱你的凯伦。”两个孩子小的时候,他们看到爸爸下班回来,马上会跑上去打招呼,然后问,“爸爸,你今天是赚了,输了,还是打平?” 他会回答,打平,因为生活大多不就是这样的吗?

凯伦喜欢椅子这个主意。她把旁边的那个椅子也要了下来,她要送给她的孩子们作礼物。

凯伦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向女朋友求婚时,特地为她写了一本书,“两只红狐狸,”红狐狸一直是女朋友家里人经常提起的话题:当她父亲向母亲求婚的时候,一只红狐狸从旁边匆勿经过。小儿子的爱称叫小狗,所以凯伦有两只红狐狸和一只小狗。

凯伦的椅子上刻着她的回忆。坐在上面的人不知道,只有她知道。

中央公园“捐一条椅子”的活动始于1986年。付一万元钱,可以有一个椅子,上面可以竖一块牌子。牌子最多可以写四行,每行30个字。除了骂人和广告以外,随心所欲什么都可以写。一旦完成即成永恒—— 它永远在那里。

截至2016年7月, 4223条椅子有人捐了。虽说还有很多椅子待捐,可是那些面朝湖的、购物中心附近的、靠近大草坪的和沿着微恩小径的都已经被买走了。

椅子式样有三种:木头和水泥版本;造于1939年带有圆形扶手的《世界美女》款式;约造于1858年公园建成时就用的《中央公园长椅》型号。还有其他几十种独特的式样,不过这些椅子可是价格不菲,起价是50万美元。

人们为什么去捐一个椅子?通常是为了纪念逝去的亲人和朋友。有的是为了纪念宠物,大多数是狗,也有几只猫。约840块牌子上有“记念”这两个字。也有几个是纪念911事件中遇难的人。

6年前一个女士来捐了一个椅子,她是为了纪念自己。钱付了,字刻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可是牌子现在还在公园管理处处长的抽屉里,因为她还活着。

很多是为了庆祝生命中的各个里程碑:毕业、一个新生命的到来、结婚、生日。一个老人有5个孙辈。在每个孩子16岁生日时,老人都会送给他们一个椅子。

有的是为了表达对纽约市的热爱。一对日本夫妻在纽约市住了很长时间,回国前去领了一个椅子。他们刻上了肺腑之言:“在纽约市冒了23年险后,我们把心留在这里了。”

还有的是纽约人的幽默:“我很爱你,想要和你结婚……可是如果我们吵架了,你可以来这里睡在椅子上。”

去年维克多•西林的太太生日,先生要给太太一个生日礼物。她坚决不要珠宝,所以他打消了去珠宝店的念头。

他想来想去,有了主意:送她一个中央公园的椅子。

他们住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在曼哈顿卖了一幢房子,每月会过来住上一个星期左右。他们很喜欢中央公园。先生今年59岁,开一个技术服务公司,太太53岁,从事技资保加利亚的工作,两人现在都已经退休。

她很高兴。可是在牌子上写什么呢?他们商量后决定这样写:“如果从头开始,我们会再犯同样的错误!维克多和南希•西林。我们至今仍然是好朋友。”

什么错误?三个孩子一头雾水,开始提问,可是老两囗牙关紧闭,拒不开口。孩子们在猜测,嗯,是不是错生了我?不是,当然不是!

是不是不应该等11年才要小孩?不是。

不应该在曼哈顿买房子?不对,根本不是。

所以,孩子们不知道父母犯了什么错误。

这时候记者派上用场了。用手电筒照照每一个角落,看看有无蛛丝马脚。破案这事有时候很难,有时候却容易。在这个案子里,西林夫妇已经准备招供了,所以大胆问吧。

原来是这样的。两人迸出火花时,女的21岁,男的27岁。一年后两人订了婚。当维克多打电话给母亲报喜,只听“咣当”一声,他母亲把电话挂断了。她吃了一惊,等平静下来后,打电话给儿子,告诉他:“你犯了一个大错误!”

南希打电话给母亲。她母亲也是一惊,“你在想什么?啊?”

两人自说自话地结了婚,从此没有后悔过。

路易•扬今年59岁,英俊挺拔,和蔼可亲,剃着光头,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净。他在纽约市政府公园处工作,大多数时间都在中央公园。他给了自己一个职称:椅子家伙。他的工作是把牌子钉到椅子上。除了刚开始时的几个,几乎所有中央公园椅子上的牌子都是他钉的。

这天他拿着一块牌子来到了漫步区的一条椅子边上。阳光灿烂,公园像往常一样,熙熙攘攘,生机盎然。他用量尺找到了椅背的正中心,精确的打了一个洞,然后把牌子用螺丝钉上去。要用四个螺丝,每一个角钉一个。他干活时全神贯注,一言不发。不到10分钟,牌子钉好了。这牌子上的写的是,“你是玫瑰。你在我心中闪烁,就像灯泡里的灯芯,”

他也负责油漆椅子。日晒雨淋、风吹雨打,椅子都裂开来了。他把椅子拆开来,修修好,再刷上薄薄的一层漆。

他以前住在阿拉巴馬州伯明翰市。工厂关门后他就来到了纽约市。有一次他乘电梯,发现过了12楼后就是14楼,没有13楼,13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所以没有13楼。13不吉利?谁说的?我生在13日,星期五,这是个大吉大利的数字。他去找了了牙医,把前面一个门牙换了一个踱金的牙齿,又在上面嵌了“13”两个数字。他喜欢玩数字。每天他化5美元,买1313。他玩了25年,从来没有赢过,可是他一直选这几个数字。

你喜欢这个工作吗?他说,“我喜欢中央公园,这是最好的地方。我是从南方来的,它让我想起了老家。”

有一次他钉了一块牌子。这牌子上写的是一个男人向女朋友求婚的话。这个人可能没有摸透女人心思,女友回答了一个简单的NO。椅子是不能退的,但牌子可以重写。那人再交一千元钱后,路易把上面的字换成了和婚姻爱情无关的词。

10年前的一天,一块新的牌子到了。他恭恭敬敬地捧着牌子,来到了大草坪的西南角。他拧紧螺丝后,倒退一步,仔细看着牌子,“献给路易•杨”。咦,这个人的名字怎么和我一样?

这个椅子是给路易的礼物。一个赞助人捐了18个椅子。她看着路易钉牌子修椅子,很喜欢他的敬业精神,所以也送他一个。牌子上写着:“献给路易•扬,感谢你自1985年以来对中央公园的奉献和付出。”

捐一条椅子不便宜,这点钱可以买一辆很好的旧车。可是钱不够没有关系,可以募捐筹款。妮可•凡思特患白血病,和病魔斗争了两年后去世了。那年她才34岁,家里人讨论今后如何纪念她。她是火化的,没有地方可以去看她,有人提议去中央公园捐一个椅子,好主意,大家一致同意。

一个募捐筹款网站成立了。家人和朋友的钱打过来了,一些从未见过面,朋友的朋友们也把钱汇过来了。网站是3月20日开始的,到4月1日,钱已经筹足了。90%收到信息的人捐了钱,最少的是20美元。手续办好了,椅子的位置,就在划船那个湖的北面。

在牌子上写什么呢?“我不想要千篇一律的话,像亲爱的姐姐和女儿之类的,” 她姐姐说。

妮可喜欢蝴蝶,她腿腕子刻着一个蝴蝶的纹身,脖子上带着一个蝴蝶的项链。她的好朋友推荐一句话,大家觉得很满意。“光是活着还不够,蝴蝶必须要有阳光、自由,和一些鲜花。怀念妮可•凡思特1981 — 2015。”

还有一个故事:人和狗各有一条椅子。克里斯•布兰查先生死于交通事故,那年他才33岁。他家里人想捐椅子记念他和他的狗。狗叫巴哈,是一种斗牛犬,比克里斯早去世一年。克里斯喜欢带巴哈逛公园。他住在市中心,离开公园有一段路,他开车去,让巴哈坐在车上。他最喜欢的地方是羊草甸子那片草地。

公园规定狗不能踏上草地。尽管如此,那片开阔的草地吸引着克里斯。每一个周未他都带着巴哈去。“他一直有罚单,收到后他就付了。这是他的性格,有点无法无天。”他姐姐说。

家里人领了两条椅子,一条给克里斯,一条给巴哈。旁边掎子上写的是:“献给巴哈。斗牛犬永远在克里斯•布兰查身边。”

几个星期前克里斯的母亲去看椅子。她碰上儿子小时候的两个朋友,他们俩正坐在椅子上面聊天,于是她也坐了下来和他们一起聊。还有一次,她遇到儿子高中时的同学。他住在波多黎各,来纽约市玩,顺便来看看老同学。

椅子,椅子,椅子,中央公园的椅子可以派不同用场,每一个椅子都有一个故事。安立奎•克雷多祖籍哥伦比亚波哥大,克丽丝•克劳馥生于从佛罗里达州圣彼得堡。两人在朋友生日聚会上认识。男的一见倾心,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情不自禁地发短信约她出去。两人的恋情发展很快。

他打小就在公园里玩。梦想是,长大求婚时一定要跪在椅子旁边,照着牌子上的字读。多年来万事俱备,只欠女人。

现在他有了。

在牌子上写什么呢?他去网上搜索,他要找一句最最浪漫、最能打动芳心的话。“看来看去,结果发现亨利·基辛格博士的情话写的很好,”他说。

是的,亨利·基辛格博士的情话是写得很好。

他继续捜索。有了,写这句话,“说你要和我结婚。说yes,说yes,” 这是小说《飘》中瑞德•巴特勒向斯佳丽•奥哈拉求婚时说的。克丽丝是从南方来的,她肯定喜欢。他改了一下,把这些话刻在牌子上,“我亲爱的克丽丝,说你要和我结婚。带着我所有的爱和承诺,安立奎,2015年6月。”

他已经有了订婚戒指,是克丽丝的祖母给他们的。他要给她一个惊喜,所以他选了一个良辰吉日。可是那天下雨,所以他推迟了几天。没想到,新选的日子是克丽丝祖母的结婚纪念日。

他建议去公园跑步。克丽丝说他们必须在某个时间离开,因为她要开会。她有个卖艺术品的网站,他在银行工作。

他们开始跑步。“他不时的停下来,一会去逛一下小摊头,一会去旁边转一圈,一会去买杯咖啡,一会又东张西望。等跑到椅子边上时,我正在生气,”克丽丝回忆道。

他说,“嗨,克丽丝,看看那椅子。”她一下子转怒为喜,笑逐颜开。他开始求婚了,单膝跪地,一字一句地照着牌子上的字读。她同意了,说了yes。

这可是一个很贵的求婚。本来求婚是不要钱的,只要跪下就行。可是安立奎不是这么看的,“订婚戒指是她祖母给的,我没有花钱。我想要有一个传家宝,在纽约市留一个痕迹。”

每年有4千3百万人来纽约中央公园游玩。他们在公园里走走看看,累了就在椅子上休息一下。像他们一样,夫妻俩人每过一、二个月也会来公园逛逛。公园里山泉流水潺潺,花香乘风阵阵,幽深的树丛里时有野鹿,静静的溪水边常在鸳鸯。他们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一会 —— 自己的椅子,望着人来人往,想着自己被爱填满的过去,两人心满意足,心中充满了幸福。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