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德国人从来不说“为德国感到自豪”

当我在央视电视上看到当地人给难民送水的画面心中很感动,今天,一个嫁到德国的北青同事转来一篇朋友的朋友的亲历,描述了那里发生的事情:

难民们拖儿带女,一无所有的涌进慕尼黑,我居住的城市。什么都失去了,差点也没命了,他们在匈牙利火车站大叫,德国德国。说什么也得要进入德国,找个可以栖身的几平米。德国是他们最后的希望。火车停开,他们徒步走来。每天有几千人到达,今天慕尼黑到了1万人。

几个月来,只要我打开电台,听到的大多数头条就是难民危机。这么多难民的涌入,住哪里呢。一个8000万人口的小国家要在一年之内接纳80万难民。以后一转身就是一个穆斯林在身边。

德国人马上行动起来了。政府,政治家,志愿者,都立刻投入实质性工作,登记,安排住宿,分流去其他城市,建筑合乎规格的房子,想办法让难民尽快找到工作,千头万绪的事情。观察着周围的人和媒体。我发现,没有人攻击难民,也没有媒体歌颂德国。政治家们没有一个在抒情。媒体报道的德国方面的内容就是,对这个问题的探讨,以及对各种解决方案的追寻。整个民族和政府高层的表现,都是理性的,有序的,平静的。一个不煽情的社会。难民们被动失去了家和一切。幸运的是,有这么一个地方,在欧洲,有这么一种政治,要给他们一个平等的机会去继续人生。这个社会不仅接受了他们,而且告诉自己的民众,难民不应该成为二等公民。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切肤的学习了,什么是人道主义。

我的婆婆家住在离慕尼黑45公里处的一个地方。在当地,因为不是市区之内,大多数家庭都有很大的房子和院子。我的婆家收到了政府的信,在必要的情况下,有空余住房的家庭必须要接纳难民。这听起来好像很社会主义。德国政府的理性在于,他们不是靠煽情和温情演说让你做一回大好人,免费让出你的房子。政府为难民买单。其实,有点政府强租空余房子的意思。户主每天可以收到租金,一个难民18欧一天,如果一个4口之家住进了你家反正是空着的房子,户主也能收进将近2500欧左右月租费。

德国人其实大多数对难民危机是持同情和平和的心理。这么多纳税人的钱,花在跟自己八杆子也打不到关系的叙利亚人伊朗人身上,普通民众并没有表现出反感。这让我想到2015年7月份,七国领导人峰会期间,德国人披星戴月的去搞破坏活动,去抗议,游行,因为这花了纳税人3亿欧元左右的钱。德国普通人,一个月辛辛苦苦能挣平均2000欧元左右的税后收入,纳税交上去的那部分让领导人开会花了,大家觉得特不值。现在,来了西亚人,北非人,对这些人的开支,暂时还没法用数字去定义,都不知道是几十倍的这样的会议的开销。除了极右派排外人士,大多数德国人不仅接受了,有人还跑去火车站对难民表示欢迎。

真无法想象,媒体没有一篇对德国歌颂意味的报道。让人感到这个社会的独特尊严,平静而理性,温情而得体。

写这篇文章,并不是我如此热爱我居住的德国。其实,十多年过去,我最好的朋友还是中国朋友。在日常生活中,有时还是能感觉到德国人的某种优越感。可是,这种优越感是有节制的,不泛滥的,因而不是一个太大的人文问题。让我感到佩服的,是在大问题,而且是别人的大问题面前,他们表现的这种人道主义精神。难民们是看到这一点的。 德国不仅是欧洲最富裕的国家,而且他们有对小人物的命运同舟共济的理性政治。二战的教训,让德国政治家学会了谦逊。几年前,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阵子,媒体曾大幅报道有关民族尊严的问题。他们宣扬的是不提倡不鼓励甚至于禁止“为德国感到自豪”这样的说法。德国害怕狭隘的民族主义,他们把这真的留给历史了。当时我一时间在逻辑上很困惑,觉得怎么可能会这样。我不放心的问德国人,是我听错了,还是真的,“为祖国德国感到自豪”这样的说法竟然是可耻的?

Screen-Shot-2015-11-27-at-11.03.18-AM-1
Untitled屏幕快照 2016-05-06 下午1.18.06Untitled1

Please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