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梁朝伟:我贪玩 但我是个好影帝

早两年QQ空间流行这么一句话,后来被打脸打肿了:

我纹身、抽烟、喝酒、说脏话……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姑娘。

这句看起来很像张馨予会在微博上发完又删的话,曾经被安在艾薇儿、安吉丽娜朱莉之类走叛逆路线的女星身上——总之,在大众眼里,明星的生活总是灯红酒绿,就连人家于谦儿也爱个抽烟喝酒烫头呀。

偏偏梁朝伟不同意,把那个句式套在他头上,那得是:

我骑单车放烟花看流星雨还写影评,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影帝。

一般没有新片上映的时候,很少看到梁朝伟的新闻,顶多在刘嘉玲闹绯闻买豪宅做生意的时候,他溜边儿站着,有人拍照就抿嘴笑笑,然后媒体就写“梁朝伟现身力挺刘嘉玲打破分手传闻”……

前几天刘嘉玲传“出柜”了,今天刘嘉玲拿了“第24届香港舞台剧将最佳女主角”,他果然又现身了,又力挺了,又打破分居传闻了……

所以记者们下次写稿子能有点创造力么!

而且嘉玲好心机的,在自己微博上传了这两张图:

于是评论全部在说关之琳怎么那么老,邱淑贞怎么这么美!

心疼关之琳……

撕掉“刘嘉玲”标签的梁朝伟,是不折不扣的文艺隐形人。大家都在攒高考作文段子的时候,他写了篇影评,一写就是2k多字。

这篇题为《听见流星的声音》的文章,除了评电影,他还聊了自己与周星驰的老友关系,报考TVB艺人训练班的故事,以及在横店拍摄《英雄》时看的那场狮子座流星雨……分分钟文艺到合不拢腿。

院长先挑重点的给大家做个阅读理解,全文请滑到底部看哦~

谈入行经历/周星驰:

时光流转回30年前,当时的我还在卖家用电器,生活无风无浪。那时候我对未来的唯一设想就是,如果没意外的话,大概会一直升职到销售经理吧。

多亏一位老友,那段时间一直给我洗脑,每天给我画各种光怪陆离的蓝图,劝我放弃工作和他一起去考艺员训练班,我最后被他说动,于是迈出了那一步。

我很感谢那位老友,但我妈当时很生气,因为她觉得这个叫周星驰的家伙害他儿子辞掉了稳定的工作,去上什么前途未卜的培训班,我至今都记得她当时对我说的那句话:“衰仔!我一块钱都不会给你!”

同是1962年出生的周星驰和梁朝伟,上世纪80年代曾是住在一条街上的街坊,因为都喜欢李小龙,两人逐渐发展成密友。

梁朝伟15岁就辍学工作,先后当过报童、会计,卖过电器;而周星驰则对于表演一直很有热情,中学毕业后就在丽的电视(亚视)坐特约演员。平时空闲,他还会拉上梁朝伟到山上拍功夫片,在那些短片中,他饰演伟光正的帅气男主角,而梁朝伟则是反派。

后来在一些节目中,梁朝伟也聊起两人那时的趣事,比如一起拍戏,一起玩“打架”,一起跟踪尔冬升那时的女友余安安……

1982年,周星驰把梁朝伟洗脑成功,两人一起去考了TVB第11期艺员训练班,可惜,梁朝伟考上了,梁朝伟却落榜了。

多亏了戚美珍说情,周星驰得以进入同期训练班的夜间部上课。

同班的同学还有欧阳震华、吴镇宇、关礼杰、张兆辉等人。因为外形优势,梁朝伟在训练班期间就被老师评为“一级小生”,欧阳震华则因为长得不好看,“有人不签了才轮到他”。

毕业后,两人都从跑龙套做起。

1984年,梁朝伟作为“无线五虎将”之一,因为《鹿鼎记》中的韦小宝一角人气急升,逐渐走上巨星之路。

而周星驰跑足10年龙套,还做过4年儿童节目主持人,直到1990年出演《赌圣》《赌侠》等电影,在短短半年内迅速走红。

2005年第2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周星驰和梁朝伟双双入围最佳男主角,结果梁朝伟凭借《2046》中“周慕云”一角打败周星驰拿奖。

颁奖礼接近尾声,换梁朝伟和张曼玉为《功夫》颁最佳电影。

周星驰上台,与梁朝伟并肩。

一个是“忧郁影帝”,一个是“喜剧之王”,眼角皱纹,鬓间华发,早已不是当时意气风发少年。

周星驰已经是“星爷”啦,梁朝伟却叫他一声,“星仔”。

谈“做演员”:

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带着明确的目标去了横店,而我是在进入训练班之后,才发现这是我想要的人生——我想要成为一名演员,不是明星,不是影帝,就只是演员。

对我来说,演员的工作就是无条件把戏做好,无关其他。

这些年来,经常有人问我,如果不做演员会做什么?我至今都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会做别的,从我入行那天起,就有一个强烈的执念伴随我,就是:不管我的角色是什么,戏份有多少,哪怕只给我一秒钟的镜头,我也要想办法让你在这一秒钟内记住我。

在片场的时候,我会常常忘记我是梁朝伟,因为我只记得那个执念,到今天也是这样。

梁朝伟说“哪怕只给我一秒钟的镜头,我也要想办法让你在这一秒钟内记住我。”但要真的说起来,除却短短的龙套时光,能给他“一秒钟的镜头”的也就只有王家卫了。

1990年,梁朝伟与TVB解约,主演了吴宇森导演的《喋血街头》,同年又出演了王家卫的《阿飞正传》。但最终,剪刀手王家卫只给他留下了三分半钟的独角戏。

为了这三分半钟,梁朝伟整整吃了27次梨,却也找回了对表演的兴趣。从此,王家卫和梁朝伟这对华语电影圈难得的“S/M”型拍档,开辟了一条相爱相虐的漫漫拍戏路。

在梁朝伟心中,王家卫是“最了解”他的导演,“跟王家卫合作的时候,他可以发掘我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一些内在的潜力。”

《一代宗师》2009年9月开机,千呼万唤直到2013年1月才上映,活生生成了《一代失踪》。

而在记者问到“下次王家卫拍十年你还跟他拍不”,梁朝伟是这样回答的:

我对王家卫没失望过,就算拍三年又怎么样?三年有多长?我演戏至今三十年了,深感事情愈长愈有深度,也了解愈深。当然拍片时间长还是有缺点的,唯一的缺点是,我心中总有一件事没完结。别人问,跟王家卫在一起好不好玩?我觉得很好玩。想一想最好、最一流的剧组人员都在他组里,有什么不好?我喜欢演戏,为什么不演王家卫的戏!

传说中的soulmate莫过于此。

王家卫则说梁朝伟有时候还像个孩子,一个很善良、很细心、很有礼貌的孩子,还打过一个比方,说梁朝伟像豆腐,“他非常仔细、方正,演戏可荤可素,像豆腐般面子光鲜,里子贴心”。

你们去结婚好吗?!

《阿飞正传》、《重庆森林》、《东邪西毒》、《春光乍泄》、《花样年华》、《2046》、《一代宗师》,加上王家卫监制的《摆渡人》和幕后纪录片,他们合作已经超过10次。

有个细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些电影名都是四个字的,不知道强迫症患者王家卫会不会把《摆渡人》的名字也给改了。

另外,王家卫特别偏好这个镜头。

春光乍泄

花样年华

2046

谈看流星:

时光流转回2001年,那一年,我去横店拍《英雄》。

那是我第一次去横店,当时天气转凉,还没有那么多人,我每天踩着单车去片场,收工之后也会骑车到处转转,无聊时还会买些烟花,然后找个空旷的地方放一放。横店的夜晚很静,放烟花的时候会吓到一些乡亲大叫,我躲起来偷笑,假装与我无关。

那年的11月19号,新闻说晚上会有狮子座流星雨。半夜收工后,我拖着导演还有组里的人跑去片场的楼顶很兴奋地等着。突然,一颗流星划过,然后,又一颗。起初我们都会开心地欢呼,接下来就被越来越多的流星吓到,每个人都不再说话。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我隐约地听到了“咻咻”的声音,起初我有些奇怪那是什么声音,后来随着“咻”的一声,又一颗流星划过头顶,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是流星划过天空的声音。

在那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流星也会有声音,城市里太嘈杂,人人都很忙,没时间听流星说话。

因为那场流星雨,我至今对横店都留有很美好的印象。

2000年,38岁的梁朝伟凭借《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一角,摘得戛纳影帝,那是他入行来拍的近70部戏。

2001年,在香港拍了20多年戏的梁朝伟签下了自己的第一部内地电影——张艺谋导演的《英雄》。

《英雄》是张艺谋转型执导的首部武侠电影,由李连杰、梁朝伟、张曼玉、陈道明、章子怡、甄子丹六大巨星助阵,上映后内地票房达2.5亿元人民币(占全年总票房四分之一),创造了新纪录,并被认为是中国电影“大片时代”的里程碑,可惜口碑一般,换句话说,就是——

被!骂!翻!了!

多年之后,我们才发现曾经的自己真的图样图森破,如果《英雄》也算烂片的话,现在的那些国产片算是什么鬼?

梁朝伟在《英雄》中的演出显得有点“水土不服”,不过还好那年他在横店看了流星,也算留下美好回忆了……

2002年,他与刘德华共同主演的港片《无间道》也上映了。作为新世纪迄今唯一一部港片“神作”,《无间道》真是常看常有,演员表演和剧情细节都值得一再咀嚼。

看过电影的人,都会对蔡琴的那首“是谁,在敲打我窗”印象深刻。

影片开始,刘建明去买音响遇见陈永仁

刷卡的时候导演给了单子一个特写,注意右上角的时间:“2002年11月28日”

而在影片结尾处,陈永仁的墓碑上写着:“终于2002年11月27日”

一个完美的轮回。充分诠释了所谓的“生死无间”,佛曰:“受身无间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

谈“成功”:

我理解的成功,不是衣食无忧,不是获奖无数,而是你能否真正享受每一次努力的过程。有梦想有目标是好事,但如果只看到目标,就很容易忽略过程,就像跑步一样,你一心想跑到终点,就会忘记欣赏沿途的风景。

所以,我们有时不懂珍惜,有时自视过高,有时怨天尤人,其实说到底,都是放不下自我。很多心中不平都因为放不下,当我们学会放下,往往会获得更多。

梦想,不仅仅是有梦、敢想,还有做梦和思考的过程。因为有了这个过程,所以,结果是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了。

因为《无间道》,梁朝伟又拿了金像奖和金马奖的影帝,真正得撸奖撸到手软。而他对于奖杯是什么态度呢?

《无间道》的导演麦兆辉、庄文强曾讲过,有一次到梁朝伟家里玩,坐在沙发旁边的地上,突然发现沙发底下有个镜框,抽出来一看,是戛纳影帝证书……

据说,梁朝伟喜欢把奖杯收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因为不想“心里变得很重”。

这大概就是他所谓的“结果是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了”吧。

在20届金像奖上,他上台拿影帝,说了句“谢谢王家卫”,领带歪歪,头发乱乱,被传喝多了酒……但那次领奖,是我觉得他造型最帅的一次。

还兑现承诺,亲吻了给他颁奖的张国荣。

做人也不可能事事洒脱。

2004年的戛纳电影节,梁朝伟凭《2046》入围戛纳影帝,却输给了14岁的日本童星柳乐优弥。回到香港,一堆媒体在机场蹲守,报道写他很不忿,“14岁有什么演技?你说给我听!”

……

完全不觉得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呢。

顺嘴说一句,曾打败梁朝伟的柳乐优弥以自身经历证明了:胖子在演艺圈是没有前途的。

谈《我是路人甲》:

这是一次很意外的观影经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我会想到“舒服”。对,这是我今年看过的最舒服最清新的一部片,也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有传递信息,会让人思考,无论笑或哭都发自内心,毫不勉强。

我最近在家里看了很多日本电影,尤其是染谷将太主演的几部电影我很喜欢。看《我是路人甲》的时候,也好几次有种错觉,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和染谷将太有些相似,懵懂的样子在无形中化解了故事本身的压力,令到观影过程也变得轻松愉悦起来。

说得直白一点,梁朝伟这篇影评大概就是篇友情赞助尔冬升的“ruan文”吧,甚至还推了一下自己喜欢的日本片和演员……

尔冬升导演和编剧的《我是路人甲》,跟片名一样,片中演员全是在横店漂着的“路人甲”,没有一个大明星——但是,大家纷纷表示,被梁朝伟这么一写,还真的想去看了呢!

最后再聊个八卦,梁朝伟说这部电影他看得很轻松愉悦,那哪部戏他演得最痛苦呢?

就是无数文艺青年奔赴香港看的完整版《色·戒》呀!

接拍《色·戒》时,梁朝伟不知道有很激烈的床戏场面。当他准备“靓样登场”时,完了个蛋,那场知名的以假乱真床戏他足足NG了30次,他甚至觉得自己仿佛丧尽天良,“我每天痛苦得想死”。

……

最后附上梁朝伟影评全文。

不得不说,人长得帅,戏演得好,炖的鸡汤就是香啊!!!

听见流星的声音/梁朝伟

  2012年初,《大魔术师》上映。之后的三年里,我和尔冬升各忙各的,几乎再没见过面。

这三年中,我听说这位老友跑去横店拍了一部和群众演员有关的电影,叫作《我是路人甲》。当时最令我感到好奇的,其实不是他为什么要去拍路人甲,而是他要怎么拍。这个一出道就当男主角,才貌双全又很任性的大个子,他从来都没做过路人甲,他要怎么去拍出路人甲的人生?

就是这样一个人,最近突然找到我,说要请我看电影。于是,我有幸提前看到了那部传说中的《我是路人甲》。

这是一次很意外的观影经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我会想到“舒服”。对,这是我今年看过的最舒服最清新的一部片,也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有传递信息,会让人思考,无论笑或哭都发自内心,毫不勉强。

尔冬升好像变了,变成熟了。

我想他听到这句话可能不一定很开心。

时光流转回2001年,那一年,我去横店拍《英雄》。

那是我第一次去横店,当时天气转凉,还没有那么多人,我每天踩着单车去片场,收工之后也会骑车到处转转,无聊时还会买些烟花,然后找个空旷的地方放一放。横店的夜晚很静,放烟花的时候会吓到一些乡亲大叫,我躲起来偷笑,假装与我无关。

那年的11月19号,新闻说晚上会有狮子座流星雨。半夜收工后,我拖着导演还有组里的人跑去片场的楼顶很兴奋地等着。突然,一颗流星划过,然后,又一颗。起初我们都会开心地欢呼,接下来就被越来越多的流星吓到,每个人都不再说话。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我隐约地听到了“咻咻”的声音,起初我有些奇怪那是什么声音,后来随着“咻”的一声,又一颗流星划过头顶,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是流星划过天空的声音。

在那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流星也会有声音,城市里太嘈杂,人人都很忙,没时间听流星说话。

因为那场流星雨,我至今对横店都留有很美好的印象。

时光流转回30年前,当时的我还在卖家用电器,生活无风无浪。那时候我对未来的唯一设想就是,如果没意外的话,大概会一直升职到销售经理吧。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但偶尔会觉得,这似乎不是我要的生活,至于我到底要什么,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

多亏一位老友,那段时间一直给我洗脑,每天给我画各种光怪陆离的蓝图,劝我放弃工作和他一起去考艺员训练班,我最后被他说动,于是迈出了那一步。

我很感谢那位老友,但我妈当时很生气,因为她觉得这个叫周星驰的家伙害他儿子辞掉了稳定的工作,去上什么前途未卜的培训班,我至今都记得她当时对我说的那句话:“衰仔!我一块钱都不会给你!”

她真的是讲得出就做得到,在艺员训练班的那一年,是我靠自己之前的积蓄撑下来的。那一年,我每天出门只带十块钱,走路去上课。如果不小心起晚了,十块钱就要交给的士司机,那天便只能捱饿。

我很怀疑我有没有对尔冬升讲过那段经历,因为,电影里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和当年的我,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境遇。不单是他,戏里的每一个路人甲,从初入行时的不知所措,到演戏时的每一次用力过猛,都会让我忍不住笑出声,就好像看到30年前的自己。

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带着明确的目标去了横店,而我是在进入训练班之后,才发现这是我想要的人生——我想要成为一名演员,不是明星,不是影帝,就只是演员。

“演员”这个词对我而言分量太重。2013年,我在L.A工作的时候接触到一些“临时演员”,他们平时都在从事各种各样的职业,有的是侍应,有的是清洁工,但当你问他们是做什么的时候,他们还是会说:“我是个演员。”

我相信,能说出“我是演员”这句话的人,对演戏一定是有热情的。对我来说,演员的工作就是无条件把戏做好,无关其他。

这些年来,经常有人问我,如果不做演员会做什么?我至今都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会做别的,从我入行那天起,就有一个强烈的执念伴随我,就是:不管我的角色是什么,戏份有多少,哪怕只给我一秒钟的镜头,我也要想办法让你在这一秒钟内记住我。

为了实现这个执念,我努力练习了很久,很难说这个执念就是我最初的“梦想”,但我要对得住“演员”这两个字,就必须做到这一点。

在片场的时候,我会常常忘记我是梁朝伟,因为我只记得那个执念,到今天也是这样。

回到眼前。我最近在家里看了很多日本电影,尤其是染谷将太主演的几部电影我很喜欢。看《我是路人甲》的时候,也好几次有种错觉,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和染谷将太有些相似,懵懂的样子在无形中化解了故事本身的压力,令到观影过程也变得轻松愉悦起来。

是的,《我是路人甲》这故事本身并不轻松,主演亦都是陌生稚嫩的面孔,但尔冬升太聪明,他很清楚,要完成这个题材,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真正的路人甲来演。对演员抱持着清楚的认知和无比信任的态度,是他自《癫佬正传》开始树立起来的风格,我一直记得他看演员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对,我没看错,你就是这样的人。

这感觉有时候很讨厌,但他偏偏总是对的。

戏里,年轻的路人甲们在探讨何为成功,我看的时候也在思考。我理解的成功,不是衣食无忧,不是获奖无数,而是你能否真正享受每一次努力的过程。有梦想有目标是好事,但如果只看到目标,就很容易忽略过程,就像跑步一样,你一心想跑到终点,就会忘记欣赏沿途的风景。

所以,我们有时不懂珍惜,有时自视过高,有时怨天尤人,其实说到底,都是放不下自我。很多心中不平都因为放不下,当我们学会放下,往往会获得更多。

梦想,不仅仅是有梦、敢想,还有做梦和思考的过程。因为有了这个过程,所以,结果是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了。

在大多数人看来,路人甲只是路人甲,就像偶尔擦过夜空的流星,不会一直停留在你的生命里。

但是,即使微弱如流星,也会有它的轨迹,也会在夜深人静时,借着划过夜空的那一秒钟,发出属于它自己的声音,希望被有心的人听到。

我想,路人甲也是一样,在默默坚持了那么久之后,终于遇到了那个叫尔冬升的人。

这一次,希望有更多人听见流星的声音,哪怕只有一秒。

更多精彩资讯 请订阅我们的新闻周刊

Leave a Comment